日志浏览
善、正义与快播案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1月02日 00时05分  阅读:5596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不锈钢老鼠

    善、正义与快播案

    有人说,自由主义的道德立场就是正义比善更重要。

    什么是善呢?善就是好的生活。

    什么是正义呢?正义就是好的社会。

    因此,正义比善更重要,意思就是好的社会比好的生活更重要。

    为什么?因为自由主义者认为,一个好的社会必然是一个自由的社会,而在一个自由的社会中,人们可以选择过好的生活,也可以选择过不好的生活;一个强迫人们过好的生活的社会——就像电影《发条橙》中的社会——不是一个好的社会。

    什么是道德?与很多人对道德的理解不同,道德不是只能用来约束自己的个人偏好,而是一种普世价值:如果你认为一种行为是不道德的(如谋杀),你不但会反对所有人从事此种行动,还会认为自己有权利和义务去惩罚这种不道德的行为。道德是可以被强制执行的。

    道德有哪些组成部分?美国纽约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认为,人们心中内置的道德模块有六个:圣洁/堕落、忠诚/背叛、权威/服从、关爱/伤害、公平/作弊、以及自由/压迫。

    乔纳森·海特认为,持有不同的政治意识形态的人对六大道德模块反应不同,例如,美国的保守派对六大道德模块都同样重视,而自由派(也就是左翼的进步主义者)偏重于关爱/伤害、自由/压迫以及公平/作弊,自由至上主义者则只关注自由/压迫和公平/作弊。因此乔纳森·海特说,保守派更懂道德。

    笔者对此的不同意见是:我们的道德本能基本上是在石器时代的小部落中进化出来的,并不完全适应今天的工业化世界。例如,如果“让人感到恶心”(圣洁/堕落)就代表不道德,那就给反对移民和同性恋等主张提供了根据。再例如,忠诚/背叛和权威/服从这两个道德模块在小团体中或许很有价值,但是在大社会中有时就会变得可疑(一个人是否应该揭发同事的贪污腐败行为?如果上级要求你把犹太人送进毒气室,你是否应该服从?)能够增加小团体凝聚力的道德同样也可能在大社会中制造分裂。战争和种族清洗就是这些道德所造成的极端恶果。即使是关爱/伤害也有同样的危险:关爱对于个人来说是一种美德,但是如果一个国家的统治者特别关爱某个小群体(往往是与自己有特殊关系的群体),就会陷入裙带关系的泥潭。

    这意味着道德常常具有两面性——在道德的名义下实施的暴行给世界带来了无穷的苦难。这也意味着,与好的社会有关的道德(正义)和与好的生活有关的道德(善)是有可能发生矛盾的;当善和正义发生矛盾的时候,自由主义者选择正义。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们不会把异端送上火刑架,不会把犹太人送进毒气室,也不会认为裙带关系是件好事了。

    笔者的这些观点与许多学者不谋而合。例如人类学家艾伦·菲斯克认为,道德来自四种人际互动模型:社群共享(对应乔纳森·海特的圣洁/堕落和忠诚/背叛)、权威序列(对应权威/服从)、平等互惠(对应关爱/伤害)和市场定价(即法理原则,对应公平/作弊和自由/压迫)。

    菲斯克观察到,“在世界范围内,最近三个世纪以来,社会制度在整体上沿着从‘社群共享’向‘权威序列’,再向‘对等互利’和‘市场定价’的方向加速移动。”在这一过程中,道德越来越个人主义,道德的范围越来越小(从保守派的六种道德模块,到自由派的三种道德模块,再到自由至上主义者的只有两种道德模块;道德范围的缩小意味着对于自由至上主义者来说,只有正义才是道德,才可以强制执行,而那些与正义无关,只与个人生活有关的“道德”,则统统被放逐到了不可强制执行的“个人美德”的领域中去),而社会也越来越和平,暴力越来越少。(斯蒂芬·平克,《人性中的善良天使》)

    谈到人类如何“自我驯化”,克制自己的暴力本能时,学者们总会谈到移情和道德本能的作用,然而斯蒂芬·平克认为,移情和道德本能的作用被过度强调了,而理性的作用则被忽视了。

    乔纳森·海特做研究时采访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学生,问他们对于和鸡发生性关系或者双方自愿的食人等行为(圣洁/堕落)的看法。这些学生回答说,有关行为虽然恶心,但是他们可以忽略掉这种恶心的感觉,不让这种感觉影响自己的道德判断。乔纳森·海特把这些人叫做“怪异”(WEIRD:西方的、受过教育的、工业化的、富裕的和民主的)人群。“怪异”人群的特点,就是他们可以把理性置于道德本能之上,通过理性来作出道德判断,不受本能的影响。

    除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怪异”人群之外,乔纳森·海特也研究了巴西和印度等第三世界国家的人们。他发现,与“怪异”人群相比,第三世界国家的人们更加集体主义,认为属于道德范畴的事物也更多,他还发现在同一个国家中(研究是在巴西做的),受教育较少的低社会阶层者比高社会阶层者更集体主义和泛道德化。

    心理学家金泽哲对美国两个大型数据库进行了分析,他发现,人的智商与其政治自由主义立场成正相关,而且智商与自由至上主义的正相关要比与左翼自由主义的正相关更强。

    也就是说,越聪明、受教育越多的人,其道德观就越个人主义,认为属于道德范畴的事物也越少(前面说了,保守派有六种道德模块,自由派有三种道德模块,而自由至上主义者只有两种道德模块)。同时也有研究指出,越聪明、受教育越多的人,其暴力犯罪率就越低,成为暴力犯罪受害者的可能性也越低。

    由此我们似乎可以得出结论说,道德的范围越小,越仅限于“正义”领域,个人生活越非道德化,人们用理性来控制自己的道德本能的能力越强,社会就越和平,暴力犯罪就越少。

    这些和快播案又有什么关系呢?对于传播和观看淫秽视频这类双方自愿没有受害人的行为,越多非罪化和非道德化,社会就会越和平。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