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那一年,我爸是李刚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0月29日 08时30分  阅读:5638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王冲

  大家还记得这句话吗?普京算个屁,我爸是李刚。

  我之所以说这个,是因为10月1日开始,朋友圈里的话也可以算作呈堂证供了。很自然的,想到了2011年。

  那一年,开心网有个热帖颇有意思。一群俄罗斯青年举着横幅,似乎是在表达不满,横幅上是用毛笔写了两行汉字:“普京算个屁,我爸是李刚”,帖子的标题是俄罗斯青年关注李刚。

  显然,这是恶搞,不过,“我爸是李刚”这句话所产生的国际影响力不容忽视。

  那一年的10月27日,《澳大利亚人报》题为“中国愤怒的网民要求公正处理死亡事件”的报道在讲述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引述中国社科院一研究员的话说:“此案及许多类似案件表明,老百姓与官员之间的紧张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鉴于公众和媒体的高度关注,李也许会受到相对公正的判处。但是,还有类似案件,犯罪者只受到了轻微处罚。”

  那一年,美联社11月1日的报道认为,这反映中国的“阶级怨恨”。在中央电视台播放了李刚父子道歉的报道后,死者的哥哥对美联社说:“CCTV只关注上层人士,而不是我们受害者,如果他们可以找到李刚访谈,他们也可以找到我们。”

  那一年,10月27日的新加坡《联合早报》也对这个话题予以报道,它们的关注点在于网友人肉搜索的能力。文章说,“我爸是李刚”成为网络热词之后,有网民发帖说,在保定市,李刚名下有两套房产,李启铭名下有三套房产。而以李刚父子的正常收入,显然不可能拥有五套房产。

  那一年,加拿大的《多伦多星报》也看到了网络的力量。报道说,此事引发中国的4亿网民的怒火,因为这不是孤立的个案,而是展示了官员子女的傲慢,文章借用一位博主的话说,“他们认为自己犯了任何错误,或者犯了罪,都可以随意走开。”

  那一年,《香港经济日报》发表评论认为,内地社会仇官情绪比仇富情绪更甚,主要是社会权力滥用,缺少公平正义。网民情绪折射了现实社会境况。人们对“官”的仇恨,从拆迁自焚到垄断涨价,从贪赃腐败到以权欺民,早已引起了诸多积怨,所以,一旦有官员出事,虚拟的网络上反映的是现实中的民声鼎沸。

  文章认为,最关键的是,财富快速集中到少数资本阶层和特权阶层手中,这两个阶层的基础就是权力掌握者,因为中国的暴富阶层离开了财富背后的权力是不可能发达的,这早已成为普通居民的共识。若不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社会上的仇官情绪只会愈演愈烈。

  其实,中国人对那些辛苦创业的富人还是蛮尊敬的,仇的是官商结合,不过,深圳市政府的举措把本来名声还不错的马化腾推上了网络的审判台。

  那一年,39岁的腾讯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是该领域的“地方级领军人才”,每月可领取住房补贴3100元。这是深圳市最低工资标准的近3倍。在那一年的胡润富豪榜上,马化腾是中国信息技术领域排名第二的富豪。

  那一年,香港《南华早报》10月29日引述了网民的评论。一名网民发帖抱怨说:“我们每个月纳税,最后全落到了富豪手里?公平何在?”人民网上的一条评论批评深圳政府缺乏正义感,称其应该考虑如何帮助弱势群体,而不是使富人受益。

  那一年,法新社的文章也引述了网民的话。一名网民说:“老百姓买不起房,没有政策管这个问题,而政府却在向富豪们发放住房补贴。”

  腾讯称,马化腾会将这笔补帖捐献给慈善事业,他过去也都是以这种方式处理的。但这也无法挽回网络上的不满情绪。其实,仔细想想,这事也怪不得马化腾,他也不缺这个钱,怪就怪在地方政府关心企业家胜过关心穷苦百姓。

  “我爸是李刚”的迅速传播和马化腾领房补引发社会关注,背后都是网络的推动。

  那一年,10月30日的《经济学家》杂志就看到,土生土长的微博在推特失败的地方取得了成功。文章说,40岁以下的受调查者有45%表示自己常用微博,而94%的受调查者说微博改变了他们的生活。这个数据,来自2009年8月《中国青年报》的调查。

  那一年,北京大学的互联网专家胡泳告诉《经济学家》杂志,中国大约有1000万人经常使用微博,他说,中国是微博的领导者。微博以微妙的形式推动社会进步。而今,胡先生还接受外媒采访吗?

  那一年,已经成了历史。



  我的微信公号:【 worldcomment 】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