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社会主义社会的不同状态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0月23日 00时32分  阅读:5614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唐璜

  我们以前所知道的社会主义国家就是中国和前苏联前一段时期以及北朝鲜一样的国家,我们也因此认为只有这样的国家才是社会主义国家,其他要么是资本主义国家,要么是修正主义国家,要么什么也不是就是乌合之众,当然我们也因此而自豪,虽然因为肚子饿没力气还没狂妄到鄙视其他一切国家的程度,但仇视是空前的。

  可随着四人帮的打倒,文化大革命的结束,此一观念发生了动摇,首先听有人说法国农民认为自己就是社会主义国家,其证据是他的国家总统能吃到什么农民也能吃到什么,总统能穿到什么农民也能穿到什么,简言之就是均贫富、等贵贱。我听了后感到很惊异,法国在我们印象中是标准的资本主义国家,而且应该加上帝国主义字样,他的人民尤其是农民应该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因为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就吃不饱饭,他还能吃着饭了吗?我们连大队支书、公社书记都不敢比,更不要说跟国家领导人比了,他居然敢跟总统比,真是牛逼得要犯罪了。顺便说一句,我国现在贫富、贵贱悬殊更大,已经没有任何可比性了,而且也已经被认为是正常合法的。我们当时听了这话认为是天方夜谭,是像我们一样越饿得很越爱吹牛,他饿得比我们狠所以牛吹得比我们大。但无论如何这是我听到的有关什么样的国家才配叫社会主义的第一次异议,尽管我们没把它当真,可震动依然不小。

  后来在报纸上就不断受到冲击,像滥杀了本国四分之一人民的、饿殍遍野的柬埔寨也叫社会主义,政变起家上台的利比亚领导人狂妄的卡扎菲也在他的国家名称前面冠以社会主义字样,军人专制以贩卖鸦片为生的邻国缅甸也是社会主义国家,这些都让我大跌眼镜,尽管我当时没有眼镜可跌,可着实吃惊不小。更让我吃惊的是杀人魔王希特勒居然也是打着社会主义旗号上台的,这把我蒙得不敢说话了,因为跟以前所受的教育完全不同,一切都是颠倒的,只是不知道是人家颠倒,还是我们颠倒。

  改革开放以后才知道是我们颠倒了,首先是我们要向资本主义国家学习,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居然要向资本主义国家学习,而且还是请人家来教我们,除了不学他们的民主制度以外什么都得学,而且要低下高傲的头颅深入透彻的学,这说明我们落后得太远了。学习不丢人,说明好学,好学不耻下问嘛,要钱就有点丢人,国家向人家借钱不丢我们老百姓的人,我们也够不上丢,而向从资本主义地区的香港、澳门、台湾几十年才得以回来一次的亲人要钱就有点丢人,本来我们生活在天堂一样的国度,应该是向生活在地狱中的亲人援助,但现在一切都颠倒了,真有点丢人,不过这仍然不丢我们的人,而是丢国家领导人的人,因为我们不是懒汉,我们一直都在勤劳的劳动,超强度的劳动,这样还吃不饱饭穿不暖衣自应该有人负责,况且是亲人主动给我们的钱,他们看着我们可怜兮兮的样子好意思不给钱吗?何况他们有的是钱。

  但后来的冲击就更猛烈了,而且丝毫不顾及我们的脸面和承受能力,不知道使我们处于多么尴尬的境地,要不是我们心理素质好,枪杆子里面保政权的真理握得紧,死活硬撑的话,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结果。那自然就是曾经非常牛逼的苏联突然解体了,曾经比较牛逼的东欧国家突然发生了剧变,该下台的都下台了,该上台的都上台了。他们新建立起来的国家还一律都把“社会主义”字样去掉,而且把“人民”字样也去掉,我想去掉“社会主义”字样是因为他们要拨乱反正,去掉“人民”字样绝不是宣告他们从此不为人民服务了而只为自己服务,而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再欺骗人民。当时我们只顾惊异,无暇思考,当然我们也没有多少材料可供思考,但后来听说了,主要是因为穷,穷是因为体制不人道,政治不清明。这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可供比较的分析,社会主义国家难道说就是和贫穷、不公平、不清明连在一起的吗?

  后来的消息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北欧资本主义国家挪威、瑞典、芬兰、丹麦居然成了社会主义国家的典范,那里富裕、等贵贱、均贫富、自由民主做得好、几乎没有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万恶的社会现象,还居然出现了资本家上街游行要求政府公平对待他们的事例,在我们改革开放后几十年了的中国人眼里看,其荒唐程度完全可以和法国警察上街游行要求公平一样。

  所以这些现象都让我很迷惘,不知道到底什么样才算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这恁多的社会主义为什么和我们原来教育的不一样,和现在教育的也很不一样,社会主义本来应该是什么样的,或者说到底什么东西才能使人民富裕,贫富差距缩小,政治清明,自由民主?而我又愚钝,实在弄不清这些问题,想请教于方家。当然我也知道一点,就是有人说:“只要···掌权就是社会主义“的说法肯定不对。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