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中纪委反腐大片里的那些“局”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0月21日 11时01分  阅读:6068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侠客岛


  要论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个“局”,非“鸿门宴”莫属了。在这个家喻户晓的故事里,项羽设好了圈套,就等刘邦上钩。结果大家都知道,历史上第一场“鸿门宴”以刘邦的顺利逃脱而仓促收场。

  不过,古往今来,发生过的“鸿门宴”不知凡几。觥筹交错的背后,埋伏的是层层的杀机。一些人能看穿计谋,逃出生天,但更多的人栽了跟头,不得翻身。

  不知怎的,连看了三集中纪委和央视联合推出的纪录片《永远在路上》,让岛叔想到了两千年前的这场“饭局”。当然了,在中纪委“不避家丑”的曝光下,官员与企业家之间的勾勾搭搭,表面上看是吃喝害了当官的,实际上还是一场场你情我愿的权钱交易。

  一、狐假虎威

  出现在第一集里的原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忏悔说:“只看到了表面的五光十色,没看到背后的刀光剑影”,其实对这些“人精”来说,参加私人老板做东的饭局,早已对对方所求心知肚明,没看到刀光剑影?那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周本顺给儿子做生意撑台面,参加各类老板宴请,只要人出面,在席间一坐,即使不说话,在座的其他官员便“心领神会”。中国人的交际有时挺费脑子,很多话不点透,就在模模糊糊间“意会”。你不知道饭局的东家和主宾到底啥关系,也不便过问,反正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书记能一桌吃饭,对于很多官员来说简直就是“恩赐”,让人不禁对这老板深厚的人脉忌惮三分。老板请来省委书记这尊大神,即使是泥塑木雕,也能唬得其他官员一愣一愣的。

  这种“狐假虎威”的做法,也是一种“局”。

  二、笑里藏刀

  白恩培的老婆张慧清仗着老公的权势,喜好摆各类“局”,有饭局,也有牌局,明眼人都知道这个官太太办的“龙门阵”是个坑,但还得往里跳。黑老大刘汉就是张慧清家里的麻友,而且还是常客。刘汉与前妻杨雪善精于走“夫人路线”。2000年通过西藏珠峰摩托车工业公司老板何冰认识了白恩培,至此成为白家座上宾。逢年过节,刘汉都会投白夫人所好,送各类翡翠玉镯、钻石、名表,送完礼后就会开始打麻将。刘汉每次都会带10万左右的本金,当然,他永远都不会有好手气。

  刘汉凭借这层“硬关系”,在云南拿地买矿顺顺当当,其中如价值5000亿的兰坪铅锌矿,让刘汉以10亿的低价控股60%。国有资产被变相买卖。

  纪录片找了另一个企业家周宏,他通过结识张慧清,顺利拿到了昆明市的一处土地平整项目。没过多久,张慧清就跟他说,看中了一个镯子,周宏“识趣地”花了1500万买下奉送,话语间还有点心疼。这些贿赂款成了企业的负担,最后也有可能让普通百姓分担。

  张慧清的一个镯子,足以买下北京两套房。这个略带揶揄的新闻标题,让人不知应该是笑,还是哭。

  三、暗度陈仓

  昨天曝光的原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的故事,其实已经是第二次上中纪委的镜头了。2015年年初推出的《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就首次曝光了万庆良最喜欢去的一处私人会所,就位于广州市白云山景点的深处。

  当时,距万庆良落马不到半年,镜头里的这处豪华包间还保留着原样,带有一个超阔气的观景平台,可以俯览整个广州城。一年多过去了,这次纪录片的镜头里出现的,是原包间已经被打开,摆放了一排排的四人小餐桌,变成了一个公共餐饮大厅。

  两年前的包间

  现在已经变成了公共餐厅

  在万庆良的供述中,这里是他的一个企业家朋友的私宅,主人做东,作为好友自然要尽情谊。但很明显,这些吃吃喝喝绝不是朋友交流感情这么简单。与周本顺的“站台”不同,万庆良直接把饭桌当成了办公桌。他可以一喝喝到半夜,让服务员怨声载道,可以随时把某某官员叫到桌前,直接下达指示,帮餐桌上的某某老板办事。

  几个小时的饭局,吃得不要太有效率。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镜头前这些谈笑风生的广州老百姓,想不到几年前也有一帮人在这里谈笑风生,只不过报应不爽,他们的肮脏交易已经成了呈堂证供。

  四、瞒天过海

  这恐怕是很多贪腐官员最庆幸的结果,也是八项规定刚开始一段时间,不少官员的心态。

  今天的这一集《踏石留痕》满屏都是各类奇葩招数,让我们不得不想起猫捉老鼠的游戏。

  几年前,矿泉水瓶装茅台的梗让不少朋友笑抽,今天终于曝光了发明者——天津医药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建津,还有在衣柜后暗设密室的天津市西青区西营门街道原党委书记高祝杰。青岛日报原党委副书记王海涛受私企朋友邀请,为了“维护客户关系”,借出国考察的名义到处游玩。为了掩人耳目,造了份阴阳文件。报给上级机关的是完完整整的考察计划,但实际执行的,却是一条快快乐乐的游玩路线。这些人吃喝游玩的账单,或者让企业买单,或者用办公用品、耗材等名头塞到报销单里变成公款支出。

  三集下来,算起来已经曝光了白恩培、周本顺、李春城、谷春立、万庆良、王天普、杨卫泽等7名省部级落马官员,这些人性格各异,但无不是当年的能吏,却落得个同样不齿的下场。如果要说共同点,他们的背后都有一条官商的线索,一个权力与金钱的交易账本。

  侠客岛之前在仇和落马的时候,写过一篇文章,呼吁应该给权力的“绿林时代”来一个终结。这个终结需要重新划定权力的边界,重塑官员的权力观,同时,也应该以法律来划定资本的边界,重塑商人的经营观。但最根本的还是要让政府学会放手,简政放权,赋予社会更多的自我管理权力,赋予企业更多的自我发展权力。

  习近平今年谈论“新型官商关系”时提到了“亲”、“清”两个字。

  对领导干部而言,所谓“亲”,就是要坦荡真诚同民营企业接触交往,特别是在民营企业遇到困难和问题情况下更要积极作为、靠前服务,对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多关注、多谈心、多引导,帮助解决实际困难。所谓“清”,就是同民营企业家的关系要清白、纯洁,不能有贪心私心,不能以权谋私,不能搞权钱交易。

  对民营企业家而言,所谓“亲”,就是积极主动同各级党委和政府及部门多沟通多交流,讲真话,说实情,建诤言,满腔热情支持地方发展。所谓“清”,就是要洁身自好、走正道,做到遵纪守法办企业、光明正大搞经营。

  这个理想的路还很长,但总得有人去走。不然还会有更多的“鸿门宴”,还会坑更多的人。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