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时代为什么要呼唤鲁迅---从鲁迅为什么没有骂蒋介石说起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9月30日 08时29分  阅读:6441 次  评论:4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野渡自渡


    恰逢鲁迅诞辰135周年,今年又是鲁迅逝世80周年纪念。笔者与网友讨论一个问题,鲁迅为什么没有指名道姓骂蒋介石?
    
    在鲁迅杂文中,国联、国民党、卖国贼、资本家可以被骂得狗血淋头,但国民党头子蒋介石却能够安然无恙。鲁迅从没有指名道姓辱骂蒋介石,这是为什么呢?难道是鲁迅怕蒋介石?须知鲁迅后来在上海租界居住,拥有所谓“豁免权”。难道是因为二人同乡?鲁迅与蒋介石都是浙江人,而且绍兴与奉化仅仅一水之隔。难道说鲁迅与蒋介石根本上同一条裤子?要知道当年毛评价鲁迅“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所以似乎一切解释都难以自圆其说。

    我们知道骂蒋介石最狠的是郭沫若,但在蒋介石面前谄媚最多的也是他,而且郭老将这个“优良传统”终身保留,并终身受益。那为什么鲁迅从来没有指名道姓骂过蒋介石呢?关于这个问题,有这样一个小故事可以窥见一斑。

    1930年5月7日晚,鲁迅与中共宣传部长李立三会面。李立三当时提出一个要求,请鲁迅写文章骂蒋介石。李立三说:“你在社会上是知名人物,有很大影响。我希望你用周树人的真名写一篇文章,痛骂一下蒋介石。”不料鲁迅当即回绝:“文章是很容易写的。不过,我用真名一发表文章,在上海就无法住下去,只能到外国去当寓公。”

    通过这段对话,似乎让人们看出,鲁迅也不过如此,鲁迅也就是一个软骨头。其实当我们了解问题真相后,还是应该为鲁迅点赞。鲁迅当年在上海租界共寓居9年(1927年——1936年),《且介亭文集》是鲁迅后期代表作。可以说,在上海租界的日子,为后期鲁迅提供了生活和战斗的相对理想空间,也成为他进行“散兵战”的“堑壕”。鲁迅也从未准备接受带有实际政治色彩的掩护(包括来自共产党方面的),他甚至收到了国民政府的“通缉令”。因而,他就不可避免地成为左翼文化运动中一名隐藏于租界的“散兵”。而一个“散兵游勇”赤膊上阵与最高权力搏斗,其结果立马就会是死路一条。

    今天我们查《鲁迅全集》,确实未有一篇指名道姓骂蒋介石的文章。作为当时颇有声望的浙江一文一武,鲁迅原本与蒋介石可谓惺惺相惜。但“四一二”上海发生清党后,鲁迅显然同蒋介石在政治上产生了严重分歧。然而,蒋介石一直在想拉拢他这位老乡,事实上鲁迅也仍然维系着与国民政府之间的某种联系。

    其实鲁迅文章名气,早在此之前就已经广告天下了。甚至蒋介石也早有所闻。实际上,蒋介石也是在1930年的12月,才正式接到有人告密称:“现在教育部里的特约编辑周豫才,就是鲁迅,也就是最激烈地反对你的中国自由运动大同盟和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的发起人和头子,也就是浙江省国民党党部呈请中央通缉在案的那个人。”

    那么,委员长对鲁迅先生是什么态度呢?听完汇报后,蒋介石说:“这事很好。你知道教育部中,还有与他交好的老同事老朋友没有?应该派这样的人,去找他,告诉他,我知道了这事,很高兴。我素来很敬仰他,还想和他会会面。”

    这就是当年蒋介石对鲁迅看法。不论如何,蒋介石当时也确实有一副民主与自由的姿态。鲁迅也一直没有因言论获罪蹲过国民党大牢。虽然直至临终,鲁迅仍然背着国民政府的所谓“通缉令”,但1936年10月19日鲁迅逝世,蒋介石还专门派上海市长吴铁城去灵堂祭奠,并以个人名义敬献了花圈,表达了对这位浙江老乡的敬意。从此两人之间的是非恩怨最终得以了结......

    回顾这段历史公案,我们似乎明白一个道理,民国时代条件再差,甚至外地入侵,民不聊生,国将不国,但在舆论管控方面,蒋介石国民党政府总还是能够网开一面的。即使在后来的重庆,共产党机关报《新华日报》都能够公开发表。这也就客观上成就了鲁迅。至少鲁迅还有骂和选择性骂的自由。

    那么时光推进,到了上世纪60年代鲁迅地位又是咋样的呢?文革期间,当被问到鲁迅先生假如活着结果会怎样时,最高领袖回答是——要么闭嘴,要么坐牢(周海婴《鲁迅与我七十年》)。而在这之前,鲁迅先生是被捧为“空前的民族英雄”、“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向着敌人冲锋陷阵的最正确、最勇敢、最坚决、最忠实、最热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

    “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今天鲁迅诞辰135年,又恰逢先生逝世80周年,时光流逝到了本朝,国人除了歌功颂德,就是三缄其口,所谓鲁迅——“批判精神”是再也找不到了。所见之处,马屁文学、八卦文学、娱乐至死风靡神州,而批判文学却毫无踪影。甚至自媒体网络文学,但凡有批判文风,无毛、自干五们露头就打,见人就咬,何来鲁迅“批判精神”?

    鲁迅今天显然被剪断了翎羽,拔掉了骨刺,他的文章但凡有棱有角的,都被迫退出中学教材了。通过如此这般教唆下来,我们看到阿Q、祥林嫂、华老栓、润土、孔乙己们似乎都复活了。祥林嫂不再担忧“捐门槛”旧事。华老栓每天都吃着“人血馒头”。润土早就改行当包工头了。孔乙己领到了“茴”字研究专利奖。阿Q不但娶了吴妈还包养小尼姑了。赵家人也似乎“和谐”可爱多了......大家伙儿此刻正筹划在“且介亭”召开“同乡会”事宜呢......

    一个缺乏“批判精神”的民族,必将是没有灵魂的民族。当全体人们酣睡在这个“铁屋子”里面,大家都沉醉于所谓复兴梦想之中不能自拔,而“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谁才是第一个清醒的人?谁能够“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谁才是那个敢于打破“铁屋子”的人?


    ——这个时代,我们应该再次深深地呼唤鲁迅!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