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金钱政治”是中国政治的新挑战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9月25日 22时43分  阅读:6324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张志坤

  ——由若干人大贿选案所想到的

  在接连查处了湖南衡阳贿选案、四川南充贿选案之后,现在又曝光了更加严重的辽宁人大贿选案,这等于是揭开了资本金钱与政治权力同流合污、狼狈为奸的盖子。笔者以为,这意味着“金钱政治”在中国已经露头,从而成为当今中国政治的新挑战。

  市场经济造就出强大的资产阶级和强大的资本力量,这是任何市场经济都具有的功能,中国的市场经济也不例外,不管在中国的“市场经济”前面冠以怎样的修饰词句,说到底也还是市场经济,也具有市场经济的基本属性与基本功能,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当代中国的市场经济已经发育发展达三十年之久,现在已相当成熟,也已相当完善和相当强大,其基本属性与基本功能已充分地得以实现,标志性的成就,就是在今天的中国造就出强大的资产阶级与资本力量。

  现如今中国的资产阶级是一个新兴强大的阶级,这个群体人数众多——在世界上位居前列;地位牢固——不但在中国国内社会与政治地位突出,而且在全球资本主义体系内也有较大的发言权;势头强劲——在中国越来越呈现执社会发展牛耳之态势,因而已成为中国最令人瞩目的政治新生代。

  中国新兴资产阶级拥有强大的力量,其力量的源泉在于其所拥有的雄厚资本,任何时代任何国家的资产阶级都首先通过资本力量来展示其阶级力量,中国的新兴资产阶级也不例外,比如,上升成为市场头面人物的大富豪,无一例外地都要成为政治上的新秀与社会上的贤达,能登堂入室、呼风唤雨。这方面例子不胜枚举。

  强大的资产阶级与资本力量必然要向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进军,这是一切市场经济社会的基本规律,其中特别是政治领域,更是资产阶级与资本力量的主攻目标。就历史经验看,资产阶级与资本力量向政治权力进军的主要手段有二:一是“交换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是比较低级原始的形式;二是“融合互动”,如建立和完善“财界—官僚—政界”三位一体的政治体制,以及打通“政商旋转门”等,对此,人们可直观感受到的,就是政治地位与经济地位相等相符的机制,这算是比较艺术的和有学问的做法。通过上述这样“交换交易”与“融合互动”两个过程的发酵催化,资产阶级与资本力量与政治结合的最高级形式就是“金钱政治”,这一点,不管多么完善发达的市场经济都不能避免;不管多么民主普世的政治制度也都不能避免。应该说,金钱操纵政治,这几乎是金钱的本能,就连美国也不例外。

  中国的市场经济也不例外。许多年来,在中国的社会生活与政治生活中,有关买官卖官的现象为人们所熟知,特别是在县乡村基层,买官卖官现象相当严重,一个时期已经从基层向上层发展,从隐蔽到半公开方向发展。这大致上属于金钱与政治“交换交易”的低级形式;而各级人大、政协选举中的贿选问题,则是富豪资本家跻身政治领域的捷径,是当代中国新兴资产阶级政治发育的天然温室,这大致上相当于金钱与政治间的“融合互动”。当然,上述两类问题充其量还只是“金钱政治”的低级形态,但严重的是,买官卖官也好,人大贿选也好,在现如今的中国已经不能说是个别、偶发的现象,人们都知道,暴露出来被抓与被查的只是冰山之一角,大量的“交易交换”与“融合互动”都成功得以实现。

  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巨大危险,这说明,把“把金钱挡在政治之外”的底线在中国已经被突破。今后还能够再将其修筑完善使之牢不可破难以逾越吗?

  当然,作为共和国的中国,在其原来的基本政治设计中是把金钱与资本挡在外面的,旧中国与新中国一个重大区别之一,就在于前者是金钱严重地侵蚀政治,而后者则把政治与金钱彻底隔绝。但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发展所带来的诸般复杂变化,把资本金钱与政治权力之间的隔缘层与防火强搞得支离破碎。所以,无论是湖南衡阳贿选案,还是四川南充贿选案,还是正在查处的辽宁人大的贿选案,都是金钱资本大举进军政治的一种反映,而不是像天上掉下陨石或者外星人入侵地球那样偶尔、突然。

  执政者当然不会忽视这样的危险,一定要竭尽全力与之做生死搏斗,如果说执政危机与政治挑战,这将是今后中国政治重大的挑战之一。这种挑战首先是带来严重的腐败,所谓“反腐败斗争依然形势严峻复杂”,这方面的因素占比很大;更重要的是,资本与金钱并不以政治的盛宴为满足,也不会以吸食到一些权力而止步,其最根本的目标,是要从自身的需要出发来重塑中国的政治面貌,要让中国即使在一个历史时期内仍然维持共和国原来政治设计的基本框架,但也要行李代挑僵之实。所以,挑战已经发生,资本与政治、金钱与权力在中国正在激烈博弈,而这一博弈,未来之路相当漫长。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