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暴君之死:秦二世不装逼,要穷奢极欲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9月25日 22时12分  阅读:6767 次  评论:4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秀才江湖

    历史上很多暴君都像秦二世胡亥一样,天怒人怨却自我感觉良好,作恶多端还觉得自己伟大光荣正确,穷奢极欲却认为天经地义、帝王本当如此。直到恶贯满盈,烽烟四起,死到临头,赵高派人逼他自尽,秦二世还在执迷不悟,还要责怪身边的太监:“公何不早告我,乃至于此!”(我做得不对,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以至于让我落到如此窘境!”)太监回答:“臣不敢言,故得全;使臣早言,皆已诛,安得至今!”(我不敢告诉你,所以活到今天;如果早点告诉你,早就被你杀了,哪能活到今天!)。换成今天的时代背景,太监的回答估计是这样:“你不准我们妄议中央大政方针,说我们这是负能量,如果我早点告诉你、批评你,早就被寻衅滋事、山洞癫妇了!”

    刚刚继位,秦二世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表明自己的人生观,想要穷奢极欲地度过一生,他志得意满地对帮他用阴谋诡计夺得皇位的赵高说:“人生在世,就像骏马越过小溪一样稍纵即逝。我既然已经君临天下,我想享尽世间一切荣华富贵,让我的眼睛、耳朵、身心都快乐无比,直到我死去,这样行吗?”秦二世用如此自私自利的心态来统治国家,实在是秦国之大不幸,可是赵高却颠倒黑白地迎合他:“陛下想要纵情享乐,贤能的君主都是这么想、这么做的,只有昏君、暴君才禁止。可是现在你刚刚登位,政权还不稳定,你的哥哥和大臣们都不服你,我担心他们会造反推翻你,我整天战战栗栗,害怕我们被他们杀了,陛下又岂能安枕无忧地享受人生!”秦二世问:“那怎么办呢?”赵高说:“把他们都杀了,你就可以安枕无忧的纵情享乐了!”在赵高的建议下,秦二世杀死了他的哥哥们和先帝的众位大臣,严法刻刑,滥杀无辜。

    秦二世继续秉承秦始皇的大兴土木、劳民伤财、奢侈无度、巡游无度,结果民怨沸腾,天下大乱,终于爆发了陈胜吴广起义。陈胜吴广因为“天下苦秦久矣”,振臂一呼、天下云集,“帝王将相宁有种乎”。各郡县百姓苦于秦二世的暴政,纷纷杀死地方官员,响应陈胜吴广,使妄想“黑色江山永不变色(秦朝崇尚黑色)”的大秦土崩瓦解。秦朝各地的巡视官“谒者”来到首都咸阳,向秦二世报告情况:“老百姓造反了!”秦二世认为自己“伟大光荣正确”、民心所向、民众怎么可能造反,于是大怒,把说造反的“谒者”打入大牢。后来各地“谒者”再来报告,就都说“没人造反!他们只是一些鼠窃狗偷的小毛贼,各地官府已经把他们全部捉拿归案了,皇上不值得为这种小事担忧!”秦二世大喜,以为天下太平、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盛世秦国,继续闭目塞听、纵情声色、奢侈无度。

    起义军星火燎原,风起云涌,越来越发展壮大,终于瞒不住秦二世了,可是他不但不思悔改、改弦易张,反而更加疯狂,“税民深者为明吏,杀人众者为忠臣,刑者相半于道,而死人日成积于市;秦民益骇惧思乱”。右丞相冯去疾、左丞相李斯、将军冯劫劝谏:“百姓之所以纷纷造反,是因为赋税过重、劳役太苦,请停止修建阿房宫、停止大兴土木,减少苛捐杂税,减少各种兵役劳役!”秦二世勃然大怒,又说了一套帝王就应该享乐的歪理邪说:“当皇帝就应该穷奢极欲、为所欲为、独断专行。尧舜禹贵为天子,却纡尊降贵,为老百姓干活,我岂能效仿他们!”把冯去疾、左丞相李斯、将军冯劫杀了。

    赵高想独揽大权,又怕秦朝大臣不服他,就牵来一只鹿,故意对秦二世说:“陛下,这是一匹马!”秦二世也不傻,也认识马,说:“赵高你搞错了吧?怎么把鹿说成是马!”赵高就问大臣这是鹿还是马,大臣有的沉默不语,有的顺从赵高“指鹿为马”,有的说这是鹿不是马,赵高就暗中陷害杀死了说这是鹿不是马的大臣,于是大臣都害怕赵高,不敢违抗他、揭露他。

    赵高独揽大权后,一直在瞒骗秦二世“他们那些强盗,成不了气候的”,当项羽、刘邦大军离咸阳越来越近,全国各地都揭竿而起,他慌了手脚,害怕秦二世知道真相后杀他,就称病不朝,不敢见秦二世。

    有一天,秦二世梦见一只白虎咬死了他的马,就闷闷不乐,觉得很不吉利,就向巫师占卜,巫师说“这是泾水神在作怪!”秦二世就一边在望夷宫中斋戒,祭祀泾水神,一边派使者去责怪赵高盗贼的事。赵高一不做二不休,派兵打进望夷宫,箭射到二世的帷帐上。秦二世命左右抵抗,左右惊恐万状、四散奔逃、不敢抵抗,只有一个太监没有离开秦二世。秦二世责问太监:“局势如此动荡,你为什么不早点诉我?以至于落到如此田地!”太监说:“我不敢说,所以活到今天。如果我早点告诉你,早就被杀了,哪能活到今天!”

    赵高的女婿阎乐历数其罪:“你骄傲残暴,滥杀无辜,天怒人怨,你自己了断吧!”秦二世问:“能不能让我见见赵高?”“不可以”“能不能封我一个郡称王?”“不可以”“能不能让我当个万户侯?”“不可以”“我愿意和老婆孩子去当个普通老百姓,可以吗?”阎乐还是不答应,指挥兵士上前,秦二世只好自杀,结束了他“欲悉耳目之所好,穷心志之所乐,以终吾年寿”的一生。

    毫无疑问,秦二世是个坏皇帝,是个暴君,但是他不虚伪,不装逼,很实诚。“我就是要享尽荣华富贵,我就是要玩狗玩马玩女人,我要舒舒服服像神仙一样度过此生”,他怎么想就怎么说,不像有的朝代的统治者,明明是为了穷奢极欲、纵情声色、自私自利,一贪动辄上亿,却虚伪地信誓旦旦地宣称“我要为人民服务”、“我是人民的儿子”、“我们是人民的公仆”。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