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请不要过早地给陈光标扣上“首骗”的帽子
分类:牛博推荐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09月22日 09时59分  阅读:6118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洪巧俊

  《陈光标:“首善”还是“首骗”?》一文引关注后,接着又有追问《“首善”还是“首骗”,哪个才是陈光标》,质疑陈光标造假,对陈光标扒粪,都无可非议。但巧哥要说的是,给陈光标“首善”与“首骗”的帽子,都是不妥的。我们的媒体本来给他送上“首善”的帽子,就是不对的;现在给他扣上“首骗”,那就更不对了。

  巧哥这样说,是陈光标无论是“首善”还是“首骗”,他都不够资格。在这个世界上,比陈光标做慈善事业做得好做得早,而且捐赠多的人大有人在,说陈光标是“世界首善”,他哪能比得上比尔·盖茨?差得太远了!

  说他是“首骗”,比他厉害的骗子多得狠。那些贪官哪个不是骗子?台上讲清正廉洁,台下行贿受贿;台上讲道德品质,台下骄奢淫逸,查出来的贪官95%的有情妇,情妇是要钱来养的,贪官的钱从哪里来?他们台上讲爱国,讲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暗中却把老婆孩子送去西方国家,成了外国人。

  巧哥很佩服扒宋林包养情妇,涉嫌贪腐,扒刘铁男涉嫌学历造假,巨额骗贷,对他人恐吓威胁等问题的媒体人,用鲁迅先生的话说他们就是: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当罗昌平扒出刘铁男的真相时,我们才知道这个副部级高官原来是个大骗子。更没想到的是国家能源局新闻办公室有关负责人会对记者说这是“纯属污蔑造谣”,仍然欺骗公众。

  那些吃里扒外、在这块土地上有一副黄皮肤的外国富豪,哪个不是骗子?他们虽然在中国出生,在中国成长,在中国暴富,却早已加入了外国户籍,他们一边高唱热爱祖国,赞美中国,一边在中国拼命地捞钱,把钱转到外国制业消费,当中国遭受自然大灾害时,他们一点也不慷慨,有的还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有评论说,“陈光标是首善还是首骗,老百姓并不清楚,但没有媒体的关注和炒作,陈光标什么都不是,没有知道他是谁,媒体才是陈光标这类负能量人物出现的最大推手。”这个观点我很赞同,作为媒体,对于一件事也好,对一个人也好,不要为了达到吸人眼球,就夸张炒作。有评论说:“陈光标崇尚‘暴力慈善’,喜爱发放现金、乐于制造摆拍、敢于舆论炒作,这些行为本身也造成了对受捐人和慈善本身的伤害。”那么,我们作为媒体人要扪心自问,我们对陈光标炒作了没有?新闻是以事实为依据的,比如讲到陈光标与高官之事,必须要有证据,不能空穴来风。有评论还说,陈光标之所以饱受质疑,与政商关系的扭曲有着莫大关联。试问,那些亿万富豪,哪个不搞政商关系?没有这种关系,他们还能成亿万富豪?能有生存的土壤?

  前不久,媒体报道了3位大学生被电信诈骗“骗死”,在中国,你只要有手机,有几个人没有接到一二个诈骗电话。骗子无处不在,在这块土地上行行色色的骗子多,知道为什么吗?是什么造成中国如此之多的骗子,你们想过了吗?

  怎样的土壤,结出怎样的果实。“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就是种子再好,放到那连狗都不屙屎的恶劣地方,也长不出好果实来,甚至还会变种。

  陈光标究竟违法乱纪了没有?这个需要司法部门给公众来回答。陈光标的慈善有瑕疵、有炒作夸大的成份,批评监督是对的,但对陈光标的慈善应有一分为二的态度,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

  再说陈光标的“暴力行善”,知道他的“暴力行善”为什么还受底层群众欢迎吗?那是受捐者,拿到了真真实实的钱和物,用老百姓的话说,他们拿到的是“真金白银”。这又一次让我想起了甘肃惨案,如果他们拿到了“真金白银”的低保,悲剧会不会发生呢?


  5年前巧哥写过《“高调退贿”与“暴力行善”》一文,在今天看来仍有现实意义。


  “高调退贿”与“暴力行善”是最近最热门的新词,这两个新词的出现,犹如古时文人在对对子。被誉为“中国首善”的陈光标在云南盈江地震灾区行善时,和受灾群众一起手举200元捐款合影粘贴在网络后,“暴力慈善”便流行全国。时隔几天,因江苏盐城官员张翕飞前后两次,将总计6笔价值9000元的退贿清单在网上公开,并在《一个公务员的廉洁从政宣言》网文中说:“我希望有更多的公务员有这种‘沽名钓誉’的勇气,这将是公众的福音”,媒体报道后,“高调退贿”似乎疯了,在各大网络流行。

  高调与暴力应属贬义词范畴,高调的词义是说话不着边际、脱离实际,吹牛皮;而暴力是泛指侵害他人人身、财产、精神的强暴行为。但在这里却是中性词,甚至有点褒美,其词义相近,都有张扬和大秀的意思。

  这两词的流行,与我们的传统和崇尚有很大的关系。从古至今,中国都崇尚低调做人,要不就没有“大智若愚”这个成语,更不会有“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大智若愚,实乃养晦之术,这种甘为愚钝、甘当弱者的低调做人术,实际上是精于算计的隐蔽,它鼓励人们不求争先、不露真相,让自己明明白白过一生。“枪打出头鸟”,而过分的张扬自己,就会经受更多的风吹雨打,暴露在外的椽子自然要先腐烂。

  所以,对于张翕飞的“高调退贿”不必乐观,他的孤身举动,是在挑战官场“潜规则”,其行为与“堂吉诃德大战风车”没有什么两样,或许成为悲剧的源头。因为这种举动对官场来说不仅是犯忌,而是对“集体”的背叛。张翕飞只是副科级干部,如果县长是芝麻官,副科级几乎就是小得再也不能小的官了。如此小的副科长却有如此之多的好处费,那么在他之上,权力更大的官员的好处费呢?张翕飞的高调,会让沉醉官场“潜规则”里那些官员们担惊受怕,或恶梦难寐。这种不按规矩出牌的做法,已把集体缄默的潜规则搅起了风浪,波涛汹涌后,淹没的往往是这“始作俑者”,之后便风平浪静,但潜规则仍在深水中暗流涌动。

  像张翕飞这样太“出格”的,“体制”大多无法容忍他。在当前的这种气候中,即使不出局,他在单位的日子也不会好过。湖北黄石市警察吴幼明就因为揭了单位的“内幕”,把《交警为什么都爱罚款》《罚款任务猛于虎》《死人不销户,活人难上户》等涉及单位内部问题的文章粘贴在网络上,当时的黄石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张立新说:“吴幼明在网上公开警队的一些所谓的阴暗面以博取网民的喝彩,我认为他很不尊重他所在的集体以及那些仍奋斗在本职岗位上的同事,连最起码的‘令行禁止’都做不到,我甚至认为他不适合当一名警察。”(2007年4月4日《新京报》)其实他的话透露出吴幼明严重犯了游戏规则,是单位领导、上级领导不能容忍的。最后的结局是吴幼明这个体制内的人被体制抛弃了(辞退)。还有那位高调反腐——自曝穿防弹衣反腐的原福建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如果他不在《人民网》上“高调”叫板更大的权势集团,或许他仍然在官位上,可悲的是这个反腐败者最终成了腐败分子,成了阶下囚。

  不错,社会的进步,往往肇始于个体的推动,微小的力量叠加起来,促使体制发生变革。但纵观历史,“始作俑者”往往是以牺牲自己为代价的。没有制度的约束,仅仅是个体的力量还是势单力薄,我们要的不是“堂吉诃德大战风车”,要的是“托马斯潘恩影响社会”,如何去推动官员财产申报制等。

  陈光标在中国是第一个公开承诺裸捐的,但承受了种种质疑和谩骂;也是第一个每年拿出企业净利润50%做慈善的,却被解读成“伪善”。这也与这块土壤有关,在“低调”的土壤中孕育出一棵或几棵“高调”的种子来,显然就是异类,犹如漂亮的天鹅在鸭群中,再漂亮也是丑陋的,最后天鹅漂亮的羽毛却被鸭子们啄光了。尽管陈光标说高调捐钱是为了刺激富人行善,但至今他的行为并没有起到刺激的作用。有人说,中国需要他这样的“暴力慈善”,来推动整个社会的慈善进步。没有一个慈善的好制度,陈光标再给力“暴力”,其力也有限。美国慈善家卡耐基说过:“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但是中国的富豪们宁愿在耻辱中死,也不愿在慈善中生。赵本山说,人最遗憾的是死了钱还没用完,他在死门关上走回来以后,大悟彻醒,但想到的不是慈善,而是享受,花2亿元买一架飞机飞飞。赵本山的做法可以说是合于当前中国大多富人的心态。

  陈光标行善是高调和张扬的,他曾把善款一扎一扎的百元大钞堆在桌上,然后召开新闻发布会。陈光标再“暴力”,“秀”得再耀眼,也只是“木秀于林”。张翕飞的“高调退贿”虽然刮起了一股强风,但这种强风对于张翕飞来说,就可能是“风必摧之”,他的结局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吴幼明或黄金高呢?

  什么时候高调行事能成为一种责任,一种气魄,一种精益求精的风格,一种执著追求的精神,那么,我们就真正走向了文明社会。

  刊登于2011年3月25日红网、正义网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