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北外女生,别拿无耻当有趣!
分类:说三道四  权限:公开  发表:2013年11月09日 22时55分  阅读:19900 次  评论:15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一群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女生在人人网“北外性别行动小组”用户主页上刊出17张“阴道自白”照片,这些照片上的女生举着写有“初夜是个屁!”、“我想让谁进入,就让谁进入”、“我可以骚,你不能扰”等宣言式的“阴道自白”,有的甚至自曝喜欢粗大男性生殖器进入阴道,那样更有满足感和充实感。该组图引发网络一片哗然。

 

该院党总支陆姓书记接受记者采访称:“她们拍照应该是为在北外演出话剧《阴道之道》做宣传,这个话剧是校团委批准的,由我们学校女生部组织。对于拍照内容,我不方便评价。”

 

我以为,这些北外女生们无论是为话剧做宣传,还是自身性观念的展示。以如此公开的方式、粗鲁的语言来表达性观念,并不是什么文明之举。反倒是有辱知识女性的形象,是对美好性意涵的亵渎。

 

人类因性而产生,性行为是人类生活和繁衍的自然需要。作为个体而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权利,无可厚非。但是,作为人类社会,包括性权利在内的个人权利必然会受到社会规范的约束。这也是人不同于动物的本质所在。即使是动物,也有它的游戏规则,从这个意义而言,世界上没有完全不受任何约束的个人自由。

 

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里,个人的性权利,受到了社会更多的约束和压抑。一些人凭借其经济地位、政治地位或家庭地位,剥夺、支配或强行占有了另一些人的性权利。尤其是中国女性,她们不仅受到传统观念的约束,而且处处受制于社会、家庭和丈夫意志的支配,她们几乎没有个人的自由,她们在社会和家庭的角色只是从属于男人。

 

新中国崭新的社会主义制度,为中国女性开辟了自身解放的道路和广阔自由的天空,真正实现了几千年来中国妇女们的梦想——男女平等。但是封建思想观念,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根绝的。歧视妇女、重男轻女、侵害妇女合法权益的现象依然存在。因此,坚持和维护男女平等的基本国策任重而道远。

 

但是,我们不能忽视另一种现象,一些极端女权主义者们,她们并不真正关心妇女在政治、经济和家庭地位上的实际改变,而是把很大功夫和注意力放在了促进女性的性自由、性开放上,把妇女解放的经使劲往歪里念。如,那个叫李银河的女教授,就大肆鼓励人们“性自由”,倡导“换妻”、“群交”。还有个叫陈岚的女作家说,“女人遇到强奸冒死反抗是人类的耻辱”。更有人大代表多次提案,要求“卖淫嫖娼合法化”。

 

事实上,这些年来在西方文化和一些极端主义者别有用心的喧嚣下,一些人起码的道德观念、是非判断、社会伦理等等,早已经土崩瓦解,一片废墟。他们跳到了物欲横流的漩涡不能自拔,他们信奉“金钱万能”、“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享受哲学,醉生梦死,早已抛弃了人生的要义。实际上,北外女生们的“阴道自白”,正是这种社会颓废堕落文化的印证。

 

当今中国,还有几个男人在干涉女人的初夜?你想让谁进,谁又不让进入你?这些北外女生们煞有介事的自白,好像有天大的冤屈。果真如此吗?到大学调查一下,如今校园里还有几个处女?还可以调查一下,如今众多的离婚案件里,那些小三们是男人多还是女人多?昨晚,我收看了河北卫视新创首期大型互动节目《我知女人心》,这个由百名女人参加的节目里,其中两个选题让我对一些女人不敢恭维。其中一题是:女人为家庭最大的牺牲是:A 生孩子;B做全职妈妈。大多数女人选择了生孩子。生孩子本是女性和妈妈天经地义的职责,居然被认为是最大牺牲。其自私程度可见一斑。另一个问题是,女人的安全感来自:A物质条件;B精神生活。大多数女人选择了前者。可见,如此看重物质的女人,婚姻里还能有多少爱情?这不正是她们自身在依从男人,逃避生活的创造吗?

 

写到这里,让我想起了《较量无声》中,美国和平演变中国的《十条诫令》,其中写到:尽量用物质来引诱和败坏他们的青年,鼓励他们藐视、鄙视、进一步公开反对他们原来接受的思想教育,特别是共产主义思想。为他们制造对色情的兴趣和机会,进而鼓励他们进行性的滥交,让他们不以肤浅、虚荣为羞耻,毁掉他们强调的刻苦耐劳精神。尽一切可能做好宣传工作,包括电影,书籍、电视、无线电波……和宗教传播。只要他们向往我们的衣、食、住、行、娱乐和教育的方式,就是成功的一半。

 

我不愿把美国演变中国《十条诫令》与北外女生们的举动联系起来。但是,他们的行为与《十条诫令》要达到的结果,难道仅仅是偶然的巧合吗?即使北外女生的行为与《十条诫令》风马牛不相及,北外女生们的作为对社会也毫无益处。性自由、性开放、性滥交已经成为当今中国社会腐败的特征之一,而北大女生们还在推泼助澜,拿着无知当时尚,拿着无耻当有趣。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