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狗娘养的假民主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4月03日 02时21分  阅读:1608 次  评论:2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穆加贝一口气干了三十年,金家王朝已达三世……继承了前苏红色基因的独联体国家,更是个中翘楚,类似纳扎尔巴耶夫等等。普京干得更花哨,总统总理换着玩,把克里姆林宫变成了自家的小便池。

最近有些俄罗斯人走上街头,就是看透了普京大帝玩的这套把戏。反对俄总理的贪腐只是幌子,其根本目的,就是阻止普京继续搞家天下,让新款的沙皇滚蛋。普大帝承诺的俄国梦已成镜花水月,经济衰败腐败横行,大家真得受够了,不干了。

放眼世界,普京之流的所作所为,莫不是假民主之名愚弄民众,操弄民粹横行天下罢了。一个个大言不惭地昭告天下,是人民选择了新款的家天下模式,是人民心甘情愿让他们成为毒裁者!可抽象的所谓“人民”,在他们心中到底值几个卢布或美元呢?

这说明什么?说明除了人民真正当家做主的民主,还存在另一种更奇葩的形式,我叫它狗娘养的假民主,玩这种把戏的,就是货真价实的流氓国家。还美其名曰俄罗斯特色,津巴布韦特色,白头山特色等等。似乎戴上特色的高帽子,流氓就立马光彩照人,可以侧身于正人君子之列了。

谢天谢地,作为美帝日帝或其他帝的走狗,我终于有机会跟反民主的仁人志士一道,向某些人眼中邪恶的民主开火了。所不同者,我讨伐的对象,是各种型号的假民主。

自近代以来,实践主权在民的民主制度已赢得普遍的胜利,但各种假民主也丛生其中,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因为某些大国起到了表率作用,他们的力量不容小觑。在他们看来,神马颜X的革命不过虚惊一场,假民主依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仅就表象判断,真民主和假民主大同小异。比如大家都有宪法,都玩选举,或多或少都遵从国际法等等。大家都堂而皇之地宣称,自己代表了人民,遵从了人民的意愿,其拥有的权力天经地义,不容挑战。

但在我这看来,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真民主切实贯彻了主权在民的原则,而普京等毒裁者玩弄的假民主不过是专制政治的变种,以民主之名行专制之实,是人类现代文明的公害!

为揭穿政客们的谎言,有必要扒开他们的祖坟,看看在富丽堂皇的棺材里,到底塞进了什么玩意。首要的问题关乎权力的合法性,特别是权力的来源。

纵览人类的文明史,就权力来源而言,大致有两种。一是君权神授,中国的皇权政治就是典范。君王受命于天,作为至高无上的统治者,统御和奴役天下苍生,任何挑战他们无上权力的行为,都要被严厉惩处,甚至万劫不复。

曾在天坛散步路过荒草萋萋的圜丘时,联想起皇帝与满朝文武撅着并不性感的屁股,念念有词的可爱图景。天何谓也,其实他们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如此这般,不过是合伙演戏,为奴役人民寻求借口罢了。尽管这种玩法自上古开始绵延不绝,但毋庸置疑,大儒董仲舒的《天人三策》居功至伟。

另一来源是公共契约,这是现代政治文明的要义。君权神授的谎言被揭穿后,皇权政治成了人人唾弃的臭狗屎,为了人类社会能够有序的发展,有必要建立一种新的政治制度模型——通过公共契约,创建政府,授权某些人管理公共事务。宪法就是公共契约精神的集中体现。

可问题是,同样扣着宪法的大帽子,为何会出现各种假民主的奇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释,我以为要辨其真伪、掘其根源,有三点值得重视:

一是以宪法为代表的公共契约是否基于自然法。所谓自然法,就是人类的共同价值。如果它们有悖于人类的基本价值,那就是非法的存在,毫无正义可言。认真观察流氓国家所谓的公共契约,就会发现塞满形形色色肮脏的私货。有些国家竟然在宪法中,明确规定由谁来垄断国家权力。难道人民达成契约,只求找个永远骑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爹,这是何等荒唐可笑,何等不要脸。

二是以宪法为代表的公共契约是否出于人民自愿。所谓人民自愿,就是人民在不受恐惧、胁迫、欺骗的前提下,根据个人意愿做出的选择。具体的形式就是人民用选票达成和执行公共契约。流氓国家表面上也是出于人民意愿,但实际上是被操弄、被利用、别胁迫。人民要么遵从肉食者的意志签字画押,要么就准备接受万劫不复的命运。在刺刀和谎言下,何有民主可言?

三是政府是否作为契约方,受到人民监督和公共契约的约束。公共契约是人民与政府的约定,作为乙方,政府必须受制于契约条款。而在流氓国家,缔约者只限于普通百姓,政府既不是甲方,也不是乙方,超然于公共契约之上,根本不受公共契约的约束。他们胁迫、欺骗人民或假人民之名签署公共契约,为自己加冕,赋予自己无法无天的权力。更无耻的是,有些流氓国家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把这些无法无天的权力写进了公共契约。

简而言之,在流氓国家,以宪法为代表的公共契约虽搞得有板有眼,看上去很美,但很多地方与现代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则背道而驰。流氓国家就是某团伙以欺骗、暴力等手段攫取国家权力,这种政权毫无正当或合法性可言。各种形式的公共契约,不过是他们愚弄、奴役人民的工具。

各种型号的假民主其实与民主无关,根本就是为作恶授权,为他们的恶行提供某种貌似合理的解释。

我们应该明白,有没有宪法,不足以证明政府的合法性。关键在于,它是否体现了人民的自由意志,政府是否作为缔约方,受到严格的监督和约束。归根结底,要看民众有没有真正的自由,通过间接或直接等民主形式,决定谁上台,谁滚蛋。否则,类似金家王朝、普京的闹剧,就会没完没了地演下去。

我们必须明了,这种假民主比赤裸裸的皇权专制更可恶,更具欺骗性。毕竟帝王们还有祖宗家法的制约,而他们则无所顾忌、无法无天。

既然民众是国家的主人,任何公共契约就应该体现民众的自由意志。是民众纳税养活了各种型号的政客,听老百姓的话、把老百姓伺候好是他们的本分。这种要求天经地义,符合现代文明的基本法则和人类公义,除非是他们养活老百姓,则另当别论。

为了增进民众的福祉,自由而体面地活着,民众需要主权在民的真民主,而非为专制服务的假民主。如果某些公共契约有悖人类的基本价值,不能体现民众的意志,只是政客们作恶的工具或遮羞布,民众把它扔进垃圾堆,搞一份新的契约,而非放弃个人权利,甚至为损害公众利益的不道德行为喝彩。若非如此,大家跟受虐狂有何不同,而受虐狂是不值得同情的!

我不是算命先生,不知道普京之流还能玩多久,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这种欺世盗名的假民主最终会被民众唾弃,你可以骗他们一时,你不可能骗他们一世。他们睡得再深,总有苏醒的一天,总会看清你不太体面的嘴脸。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