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有些故事注定会成为传奇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3月30日 20时15分  阅读:1102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每一个人都有过小时候,每一个人的小时候都有过梦想,更何况我这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胸前的红领巾特别鲜艳的好孩子。在我小的时候,我和我的小伙伴们的梦想和今天的孩子们不一样,比如我侄子小明的梦想是要做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然后包养很多像范冰冰和李冰冰还有冷冰冰一样漂亮的干女儿,然后有很多像马云和赵薇那样的私生子和私生女,不是脑袋大就是眼睛大,反正长得和正常人不一样,再然后老师就让这熊孩子从教室里给滚粗去了。

    在我和小明一般大的时候,我的小伙伴里面有想当工人的,有想当农民的,有想当解放军战士的,在“四人帮”垮台之后又都想成为科学家了,而我则是想当一名相声演员,但是我跟谁也不敢说。上初中的时候,我们学校男女分班,本来我是一门心思努力学习,想长大之后成为一名给人民群众带来欢乐的相声演员,有一天下课铃声响起班主任老师却迟迟不肯下课,教室的窗外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我不由自主地向外一张望,然后就粗大事了!就在我向教室窗外张望的一瞬间,一个头上扎着两个朝天揪的女孩子正好从我的眼前走过,从此之后我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

    原来门门功课每次考试都是100分,一下子跌落在80分到90分这个不堪的区域之间了。考试分数下来之后,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我是忐忑不安,这成绩怎么跟父母交代?果不其然,我爸看到我的成绩单之后是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吃过晚饭之后我爸说要跟我谈谈心,他问我:你脑子里整天想什么了?这个内容我当然不能告诉他。然后他又问我:以后你打算怎么着?清华和北大的校门你还想进去吗?我低着头不敢正视他的眼睛,一阵尴尬的沉默之后,我鼓起勇气告诉他:我想当一个说相声的演员!然后我爸那蒲扇一般的大手就落在了我的脸上:你特么这是和我说相声啊!

    就这么着,一个巴掌打飞了我的一个梦想,长大之后我既没有成为一名相声演员,也没有走进清华大学的校门,而我当时的小伙伴们则有的承包土地当了农民,有的当了工人下岗之后成了资本家,有的当过解放军战士复员之后成了黑社会的打手,至于说那几个想当科学家的,有的成了骗子被判刑入狱至今还没有被释放出来。我在大学毕业之后踏出国门四海漂泊一路奔波,酸甜苦辣百般滋味尝遍,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尽知,时至今日虚度光阴一事无成,除了扯蛋还是特么的扯蛋!

    上大学的时候,有一阵子动过想写武侠小说的念头,我想成为金庸和古龙那样的人物,在世界上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我的武侠小说。也动笔练过,最后没成功。武侠小说被很多人认为是通俗文学,那些自诩为纯文学的小说家们是非常不屑的。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有点愤愤不平,我分不清什么叫通俗文学什么叫纯文学,其实现在我也说不清楚什么是通俗文学什么是特么的纯文学!其实武侠小说特别难写,在汉语文学的世界里,海峡两岸三地的小说家里写武侠的不超过二十个人,最有名的也就是金庸和古龙,梁羽生徒有虚名,他的作品有段位的武侠迷都瞧不上眼,还有一个温瑞安也不错,好像出生在马来西亚。

    金庸的武侠小说里有学问,可以说是集中国传统文化之大成,说他博大精深没有人有意见。老爷子曾经想在杭州西湖边上买一块土地盖三间茅舍居住下来,他认为当代中国人里只有他般配得上西湖的景色,我想了想也确实没人能出其右。金庸是武侠小说世界的一座巅峰,不可模仿只能望其项背而不可企及。梁羽生的作品之所以不耐看,就是因为他前面有一个金庸。金庸笔下有一个郭靖有一个黄蓉有一个令狐冲有一个韦小宝有一个雪山飞狐,梁羽生笔下有谁?我一个没记住!

    古龙是个绝顶聪明之人,知道不可走金庸的路子,于是剑走偏锋自成一派,在武侠的世界里也能笑傲江湖。有很多人不喜欢古龙,说看不懂他在说什么,认为他小说里的武侠人物都跟天外来客似的,言谈举止好像都在装逼,没有一个正常的人。我喜欢古龙,而且是越来越喜欢,因为经历的事情多了,也就能理解古龙笔下的人物了。金庸的郭靖和古龙的李寻欢都是大侠,作为一个读者会更喜欢谁呢?我更喜欢李寻欢,至于郭靖,不是金庸塑造的不成功,而是我讨厌他赋予郭靖的生命意义,什么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才是真正的装逼犯呢!而古龙的李寻欢不一样,有所不为有所必为义之所在奋不顾身,这是一个从来不让朋友失望的人。

    有读过古龙的女人,大都不喜欢李寻欢,其实不是不喜欢这个人,而是不喜欢他对于爱情的态度,她们都认为李寻欢是不该把林诗音推进别人的怀抱的,有你特么的这么谈恋爱的吗?其实,这些女人是根本不理解李寻欢的,包括她们认为李寻欢应该取之为妻的那个林诗音。林诗音是要嫁人的,不能嫁给李寻欢就嫁给了龙啸云,其实这个女人是很般配龙啸云的,他们生养的孩子一定是龙小云那样子的,每一个读过和知道龙小云的人都有一掌拍死这个绝逼坏的孩子的冲动。林诗音真的不适合李寻欢,在她的生命过程中,遭遇过李寻欢这样一个男人,是她的幸运。林诗音常有,而李寻欢不常有,也可以说绝无仅有。

    有的男人也不喜欢李寻欢,也是因为他没有娶林诗音为妻的这个梗,认为他不该放弃属于自己的爱情。我有一个大学同学就这么认为,他说假如我是李寻欢,我不会把林诗音推向别人的怀抱,我说你特么不是李寻欢,你托胎转世十八次轮回也成不了李寻欢,然后他就和我急赤白脸,冲我瞪着一双凶光毕露的双眼,我说:你最好别有动手的念头,当心我一刀飞死你丫的!他说:你的刀呢?我说:刀在!他说:在哪里?我说:在心中!他知道我已经炼成人刀合一的境界了,转身端起脸盆到水房洗澡去了,回来之后上床就睡了,那天晚上丫的鼾声如雷,吵醒了很多同学,其中一个说很难想象林诗音会嫁给一个沉睡如死猪一样的男人!

    读过古龙的都知道平湖百晓生做了一个江湖兵器谱,小李飞刀弹不虚发却只在兵器谱上排名在第三,上有天机棒和龙凤双环,下有嵩阳铁剑和银戟温侯,其实兵器谱上的每一件武器都名动江湖,被喜欢古龙的读者们如数家珍一般。写武侠小说为武侠人物选择一样兵器非常重要,你很难想象风流倜傥的男主角腰间横插一柄大铁锤,二百多斤沉重的分量没法施展轻功,飞檐走壁不成,偷香窃玉更不成。我那时候想写武侠小说就为我的男主角行走江湖使用什么兵器而绞尽脑汁,最后给傻逼在那了。十八般兵器基本上都被金庸和古龙给写绝了,我再让我的男主角扛着一把大片刀出来,这是要闹哪样?

    我发现武侠小说的读者都是似我这般年纪的人群,以六零后为最多,七零后八零后已经不太感兴趣了,我侄子小明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雪山飞狐是谁。我问过他:你和你的同学们都喜欢读什么小说?他告诉我说:玄幻小说。于是我找来基本所谓的玄幻小说来读,真心读不下去。我以为非精神错乱者写不出来玄幻小说,非精神错乱者读不懂玄幻小说。小明听我这么评价玄幻小说终于找到了趁机攻击我的破绽,他说:老叔啊,你已经OUT于这个新世界了!我用练过十八年的少林金刚指一指门外:滚粗去!

    好像是在几个月之前,看到一则新闻,说中国某城市有一位在街道上卖冰糖葫芦的大妈,遭到城管队员的暴力驱逐,没想到这位大妈是一位身怀绝技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在与城管队员的交手中用一根儿穿冰糖葫芦的竹签插进了一名城管队员的咽喉。网络上有图片,一张是城管队员咽喉上插着竹签呆若木鸡魂飞魄散一样,一张是医院里给城管队员拍摄的X光片,那根儿竹签真是插得恰到好处妙至毫巅,让我不由得赞叹一声:真是好功夫!高手在民间,果然如是也!

    就在前几天,好像江西某地,一位叫明经国的老农民用一柄锄头砸死了带人去强拆他那遮风挡雨的房子的副乡长,这是一出人间悲剧,但是这出悲剧只能发生在一个具有武侠传统的世界。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你的天下,我的江湖,莫不如此!看了一下警察抓捕住明经国之后的短暂讯问:你知道你杀人了吗?回答:知道!再问:为什么?回答:他说我的房子被征用了,让我滚!再问:然后呢?回答:我一锄头砸死了他!

    金庸和古龙都认为真正的高手是不拘泥于任何武器的,天地万物皆可作为杀人的利器,摘叶飞花也可致人于死命。能杀人的武功就是好武功,能杀人的兵器才是好兵器。其实,能杀人的永远都不是兵器,而是人。古龙写作《七种武器》系列,其中有一种武器叫仇恨,有仇恨的地方就有杀戮,就有人会死。有杀戮有死人的地方就有故事,有些故事注定会成为传奇。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