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生活中有这么一种人,你不大耳光子抽丫的,他就认为这世界不正常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3月07日 00时53分  阅读:1061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早晨起来登陆微博,看见几个二逼在热烈讨论谁谁谁是真心爱人民,所以必须伟大。这几位起床真特么早,不知道昨晚是不是尿大炕了,要不怎么会骚气冲天!说一句心底话,别一口一个爱人民的,人民用不着谁来爱,谁特么以爱人民的嘴脸出来忽悠人,都必须被千人骑万人操,干丫的屁,爆丫的菊。你带着一帮人打土豪分田地就是爱人民?爱你妈逼!你他妈的就是土匪,就是强盗!


    我家有个亲戚是毛泽东的粉丝,和我聊他无限热爱的毛时代,他说:在毛时代,我们既无内债,也无外债。我说:那是灭绝师太的节奏,是一个傻逼农民经营国家的理念,走特么绝路。他说:若是毛在世,钓鱼岛根本就不是问题,越南菲律宾哪个敢闹腾?我说:你吃饱饭的时候都不敢动手解决的问题,你吃屎都不够的时候想动手吗?他说:吃屎怎么了?有尊严!我发现毛泽东的粉丝说话都特别给力,掷地有声!


    曾经看到有人在微博上吐槽,说成都的杜甫草堂很坑爹,分明是个公园,却要六十块门票,如果杜老泉下有知,会跳起来说:早知我的茅草屋看一眼就这么多钱,俺也不用写诗养家了,“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当年我那么苦逼的活着,你们知道吗?他们知道不知道,我不知道,或许他们什么都知道,就是假装不知道。在二逼遍地的中国,车匪路霸人人痛恨,其实每一个国人都是车匪路霸,只是场景不一样。


    有人发了一张图片,在一个香烟缭绕的寺院里,一圈中年男人每人高举着一炷香,在那走八卦步,一脸假装的肃穆虔诚,祈求那个印度人释迦牟尼保佑他们恶贯满盈上西天。有意思的是这几位手里高举着的香火,有一人多高,房檩一般长,真如碗口般粗细,我特么见过香客,但是没见过这种香火,我代表伟大光荣正确的如来佛祖问一句:你们这么逗逼,你们家人都知道吗?


    昨晚跟朋友喝酒,聊天时跟我扯林彪的蛋,说他死得不明不白,而且组织上一直不给他平反昭雪,这是千古奇冤。我是一点也没客气,直接了当告诉他:他千古奇冤个屁!他们的组织不给他平反昭雪就对了,这是难得的一次伟大光荣正确。首先,丫的双手沾满这国人民的鲜血,从东北打到海南,多少无辜死于非命?二,就凭他吹捧毛的四个伟大和一句话顶一万句,这就是个绝逼坏种,好人不会这么无耻,不会这么下流!傻逼该死!


    苏格兰要举行公投决定是否独立时,英国政府悬挂苏格兰旗帜以示挽留之意。曾经的日不落大不列颠英吉利帝国表现得如此从容和淡定,令世人惊叹。在英国,没有二逼站出来说自古以来,没有二逼站出来说神圣不可分裂,也没有二逼站出来说要核平了苏格兰。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你们如果真心想单独起火过日子,走起!地球还在转动,一圈都少不了。日子还得继续,苦逼都是自找。


    总看到网络上有几个MADE IN CHINA的二逼一惊一乍,一会儿美国衰落了,一会儿英国不行了,一会儿日本破产了、一会儿德国没质量了,,,二逼马上就要崛起了。但是有一个例外,在这帮二逼眼里,俄罗斯他妈的野老公的鸡巴永远是那么坚挺强劲,小贱货想起他妈妈的性福生活,脸上总是洋溢着满足的微笑。生活中有那么一种人,你不大耳光子抽丫的,他就认为这世界不正常。


    在澳洲各城市的社区图书馆里有不少中文书,借了几本带回家看。其中有一本是国内某牛逼所写,丫总是在电视上摇着扇子说这说那。他的书里有几个电影故事,其中一个片名暂定为《侠客行》。内容:某男自幼被送到武当学艺,十六岁下山还俗娶亲。随后家乡被日军占领。某日某男外出,其妻子被日军强奸,然后以泪洗面。问某男:你还要我吗?某男不说话。妻子转身投井,他转身投军。看到这里我在想:这是侠客行的节奏?这特么就是一个二逼!


    接着往下瞄了几眼,想看到这个二逼如何抡起大刀片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然而没有这么热血喷张的情节。这二逼后来先参加国军,没打死过一个日本鬼子,凭一身功夫参加锄奸队杀死过几个“汉奸”,都是中国人。我操他大爷,他媳妇不是被日本人操了才跳井死的么?你特么杀中国人解恨么?这种二逼的故事不看也罢!


    有不少中国人痛恨日本,一说日本脸都会扭曲变形。其实,这些人对于日本的仇恨,貌似因为两次被日本人揍得满地找牙,血海深仇不得报。其实从根源上来说是发自于内心的对日本文明先进发达的望尘莫及。如果日本也是一个混蛋国家,贪官污吏满朝野,江河湖海被污染,有毒食品天天吃,男人如同禽兽,女人禽兽不如,中国人民早就不恨他们了。没必要恨,不值得恨!


    在墨尔本出去逛街,发现一家新开的中文书店,进去转了一圈,感觉挺好,跟老板聊了几句。老板一脸严肃正经,告诉我:开这个书店,不是为了赚钱,澳洲的中国人实在太寂寞,这是为大家提供一种服务,真的不是为了赚钱。听他这么说,我多看了几眼他的脸,想找出他装逼的焦点。本来开店挣钱天经地义的事儿,你跟我装什么为人民服务的逼啊?有必要么?


    扭头出书店,我特么见不得装逼犯。遇到装逼犯,总有一种想侵犯人权的冲动,我得克制自己一下。其实我不反对装逼,装逼是一种智慧,也是一种技术活,装得高明,装得到位,十分了得,必须表示佩服。问题是,装逼不要紧,得分给谁看,我要是你的领导,你跟我装一回,这没问题,我就是一个闲散顾客,你跟我装什么啊?


    前段时间某导演嫖娼被媒体曝光,舆情冷淡,不见网络上疯狂热议了,这是好事。说明他们利用这一招毁人不倦已经不太好使了,也轻易转移不了人们的视线了,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不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一场交易吗?人家花的是自己的钱消费,管得着人家吗?人民群众的眼睛越来越亮,思想觉悟在不断提高,可喜可贺!


    但凡一个人群拼命盯着别人的鸡巴事,这肯定是个操蛋的人群;但凡一种文化拼命在生殖器上做道德文章,这肯定是一个操蛋的文化;但凡一个政权,拼命限制人民的性交自由,这肯定是一个操蛋的政权。古今中外莫不如此。装逼遭雷劈,这是宇宙真理。装逼的人群,装逼的文化,装逼的政权,都被雷劈过,被劈得外焦里嫩也不知反思自省,装逼依然如故,一如既往,装逼会上瘾吗?不装逼会死吗?这是个问题!


    生活中有个朋友,是个律师,每当朋友们有什么疑难问题不知如何处理的时候,他总是给出谋划策,让问题迎刃而解。他说话有个口头语:我给你出个坏主意!其实这人心地善良,特别仗义,绝对是好朋友。我还认识一个人,是个女的,说话也有个口头语:我这人就是心眼好!后来我发现,就属她心眼脏,心眼坏!对于一个人,不要听他在说什么,要看他在做什么,装逼的屑小才无处遁形!


    上中学时候写作文,我觉得应该有一个意境高远的开头,思索良久,这样写道:“今天的早餐喝了一杯豆浆,吃了两个蛋,一个是鸡蛋,另一个也是鸡蛋。”老师批阅我的作文,把这个开头给划掉了,让我特别生气。她说后边写得蛮好,唯独这句,废话!我说鲁迅这么写就不是废话,怎么我这么写就是废话?我吃的这两个鸡蛋都有象征意义!老师冲我一瞪眼:滚!


    我本以为这样写作文有大师范儿,做牛逼状。没想到老师给我一个“滚”字。我不服!万没想到另一个同学模仿大师更传神,他是这样开头的:“我有两个姐姐,一个是女的,另一个也是女的!”然后被老师叫到讲台前,一个大嘴巴子就糊丫脸上了:我让你两个姐姐都是女的!

标签(Tags):毛泽东,杜甫,如来,林彪,侠客行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