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跪着的中国人始终走不出政治的恶性循环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3月06日 23时26分  阅读:1366 次  评论:2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战国时秦国任用商鞅变法,让秦国日渐强大,对其它六国形成巨大威胁,苏秦张仪是一对师兄弟,苏秦玩合纵术要六国结盟共同对付秦国,张仪为秦国效力要以连横术把六国各个击破,这两位大神把各国国君玩得团团转。但是,没有一个国君思想着要效法秦国的变革,依然因循守旧,万变不离其宗,而且所谓的六国合纵盟约也不过是废纸一张,从来没有发生过作用,最后六国被秦始皇一一诛灭,是必然的结果。

  商鞅是何许人也,不是本文要说的重点,我只想说,这位商鞅,是中国国家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鼻祖,他的变法把秦国变成了一个赤裸裸的军国主义国家,自商鞅开始,秦国的政治就是围绕着怎样扫灭六国这个核心内容而开展,即使商鞅本人被车裂处死,秦国国君依然沿着他的政治路线大踏步前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战国江湖就是这么险恶,你死我活的节奏。为扫灭六国,秦国实行的是战时经济政策,整个大秦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猛兽,帝国的每一个子民都是战士。

  大秦国经过几代君王的不懈努力,终于在嬴政手里把天下给统一了,大秦梦终于实现,嬴政这个从小不知道亲爹是谁的苦孩子光荣称帝,是为秦始皇,他梦想着大秦帝国从此千秋万代,与山河共存,与日月同辉。但是,这是一个转折词,多么美好的人生也怕“但是”二字。让秦始皇万没想到的是几代君王呕心沥血建立起来的大秦帝国传及二世而亡,灰飞烟灭。小沈阳装傻充愣,有事没事就来一句:这是为什么捏?

  要说秦帝国灭亡的原因,没有多么复杂,就是国家至上的军国主义国家的统治者根本就不把人当人看,说好听了你是帝国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说难听了其实你什么也不是。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有一个傻逼满怀深情的撰文说“没有祖国,你什么也不是”,秦始皇的帝国梦及二世而亡,傻逼们的基因却一直遗传到今天。傻逼的特点之一,就是从来不把自己当人看。所以,你也就别把他们当人看了。

  陈胜吴广大泽乡揭竿而起,这故事不用我讲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话掷地有声,如同一句魔鬼的咒符,被深刻地根植在了中国人的心田里。从此之后,每一个苦逼的屌丝都心怀着一个伟大的帝王梦,如同赌徒一般,在这块古老而沉重的土地上上演着一出出龙蛇争霸的大戏,制造着一起起为祸人间的悲剧。陈胜吴广振臂一呼,天下人积极响应,纷纷扯旗造反,投入到反抗秦朝暴政的巨大浪潮当中。原因无它,曾经被诛灭的六国遗民满怀刻骨仇恨,给他们一个机会,定让大秦国天翻地覆。

  今天的中国人对于秦始皇是顶礼膜拜的,有人把他誉为千古一帝,所谓的千古功罪由后人评说。我说一句大家都不爱听的话,就凭傻逼们的智慧,你评说个鸡巴!那些对秦始皇五体投地的评说者,假如有时空隧道,我把你们一家子都送回战国时代,让你们假装六国贵族的逼范儿,然后等着被秦始皇的军队挨个诛灭,让你们国破家亡,鸡犬不留,全家死光光。

  中国历史上的秦末农民大起义是可歌可泣的,反抗暴政,报仇雪恨,还有什么样的武装暴动比这更加激动人心的事情?没有!但是,以反抗暴政为目的的革命运动,在无数英烈抛头颅洒热血牺牲性命之后,所建立起来的并不是一个自由的王朝和国家,刘邦在打败项羽之后,大汉朝继承秦制,依然是专制与极权的章法。此时,原先六国的贵族们才真正的云消雾散。从此之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中国人民从此过上了没有皇帝,就什么也不是的幸福的苦逼生活。

  汉高祖刘邦本是一介屌丝出身,在秦末的革命运动当中脱颖而出并最后夺取天下。起初,刘邦并不知道怎么当皇帝,他手下的臣子们也不知道怎么为人臣,整个大汉朝全无章法。连他的皇后吕女士也不知道怎么当皇后,甚至他的二奶戚夫人也不知道怎么做二奶,最后在刘邦死后被吕后制作成一个人彘,惨不忍睹。而吕后在自己身死之后全族被灭。这都是新王朝的新气象,二逼的节奏连连看。说历史的人不讲这些细节非常没意思。

  刘邦不知道怎么当皇帝,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中国人民处在一个十字路口上,面临着重大的历史抉择,这就是在灭掉了暴政的秦朝之后,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问题。但是,中国人民悲催的是在历史上没有更多的选项供你选择,随着儒棍叔孙通在刘邦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三拜九叩之后山呼吾皇万岁,这国人民的悲催就命中注定了。从此之后中国人民就再也没有站立起来过。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城楼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其实不过是让亿万所谓的人民换了一个体位,他喊人民万岁,人民喊他万万岁。

  今天我们说历史,不能责怪刘邦和与他同时代的人们,质问他们为什么在灭了暴秦之后不能建立起来一个民主的自由的共和国,哪怕是封建联邦国家也好。历史不允许假设,更没有假如。刘邦在当时其实没有其它选择,根本原因是中国的历史文化血脉之中就没有自由的基因,没有法治的传统,没有平等的观念。当年周公旦制《周礼》,就把这个民族带进了臭水沟。孔老二具有人文情怀,在乱世之中呼吁“克己复礼”,要恢复的也是这套《周礼》,他也是没有更好的选择。

  孔老二在活着的时候,生活并不如意,他那克己复礼的馊馒头一个也没有卖出去,他周游列国惶惶如丧家之犬,这是他自己说的。春秋乱世,各国国君为生存而绞尽脑汁,没有人鸟他这一壶。当汉武帝决定“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时候,这位二先生才被推上圣人的神坛。用武力统一的帝国需要精神软件,也只有在大一统的专制政治和农耕经济之上的帝国,儒家这块臭豆腐才能被端上国宴的台面。中国古代专制的政治,没有儒文化的辅佐,帝国会分崩离析,而没有了专制帝国的依附,儒教徒们就是一片浮萍。他们相依为命。

  大汉帝国继承了秦朝的政治,一开始就凸显了巨大的悲剧色彩,当淮阴侯韩信发出“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灭,谋臣亡”的哀鸣之时,令人不寒而栗。这种巨大的人生悲剧显示在一个为建立新王朝南征北战东征西杀立有不世之功的人身上,难道不应该反省一下吗?但是,所有的中国人认为这是帝王的无奈之举,是为了帝国的长治久安,是维稳的必不可少的政治手段。面对韩信之死,连兔死狐伤的感觉都没有,功高不能震主,做人必须要装孙子,这是中国人达成的一致共识。

  战国时代的六国贵族真正地灰飞烟灭了,大汉朝是一个在政治体制上和暴秦毫无二致的新王朝。但是人们接受了它,并且有许许多多的人不想辜负了这个“伟大的新时代”。企图凭借军功得以封侯的男儿大有人在,李陵就是一个。他主动请缨进击匈奴,无奈孤军深入陷入重围,在绝地反击之后也难以逃出生天,在匈奴首领答应了他提出来的条件之后,他投降了。随后,汉武帝灭了他的三族。王朔说:我为你打仗,不行被俘,你灭了我的三族,装什么孙子啊?《历史的细节》的作者杜君立老师写过这段历史,他说,帝国中每一个士兵都是帝王的棋子,一个被俘的战士失去了作为棋子的意义,他必须死掉,为帝国争光。李陵身在匈奴,他是一个有祖国的人,但是,他什么也不是。

  中华式的帝国的凶残峥嵘在汉武帝时候已经表露无遗,每当帝王们如红太阳一般君临天下装伟大光荣正确的逼范儿的时候,帝国的子民都会苦不堪言。李陵被诛灭三族,司马迁不过是为他申辩了几句,便被处以宫刑,这是一个男儿的奇耻大辱。但是人家就是辱你了,你又能如何?若不是司马迁发奋著史,让一部《史记》熠熠生辉,他的生命中就只有耻和辱。专制独裁的帝王乾纲独断,暴虐恣肆,这是必须具备的人品,圣心不可揣测,龙颜随时震怒,伴君如伴虎,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感觉是最美好的享受,对于普天之下的臣民来讲。任谁也别想高昂着头颅做人。你的膝盖骨长在双腿上,不是用来行走于天地之间的,是用来下跪的。

  大汉朝有一道独特的景色,就是酷吏政治。大名见于史书上的酷吏们有个特点,他们大多人品端正,基本上廉洁奉公,他们以残暴著称却问心无愧,他们以为自己在为帝国竭尽忠诚。在这些酷吏身上,彰显着中华式的帝国的暴虐凶残,他们在伸张着帝国的意志。但是,没有人知道这巨大的悲剧从何而来,当屠刀还没有落在自己头上的时候,便做欢欣的观众。今天的中国影视观众崇拜汉武大帝,以大汉天子为荣,纯粹是吃了八辈子狗屎。作为统治者要是把这些傻逼当人看,才是真正的昏庸无道!治傻逼就得有治傻逼的办法,绝不可以依法治国,必须掌握着宇宙真理,随时随地让傻逼们化为一泡粪土。因为傻逼们根本不具备人格。

  商鞅变法缔造秦朝的帝国范儿,到了汉朝才真正地充分表达。这是一种新型的政治体制,可以说汉朝是一个试验品。阅读汉朝历史你会看到,中国历朝历代帝国倾覆的病灶被汉朝集于一身,应有尽有,一个不少。皇帝昏庸,日夜宣淫,性格暴戾,残忍无度,一个皇帝一出戏。太监专权,外戚干政,藩镇割据,到了东汉末年,各种病症一起迸发,最后是三国演义。西汉东汉之间还夹杂着一个新朝,这是王莽篡位建立的短命朝廷。王莽本身是一条儒棍,以装逼为能,蒙骗了天下人,最后硬是把大汉的政权给骗到手里,意欲在装逼界内发展的人不可不关注这个人。再说一句,王莽是儒家理想政治的践行者,他建立的新朝是一个看起来很美的儒家政治的宏伟蓝图。但是,他失败了,他必须失败!

  《三国演义》这本书大家都看过,所谓的群英荟萃,那是胡说八道。一帮中国式的绝逼坏种在争霸天下,没有一个好东西。整天琢磨着的就是怎么灭了别人,三国不归一统,谁也睡不着觉。我很早之前就打过一个问号:三国之间能不能缔结和平条约,互不侵犯然后各自发展经济,让天下苍生好好活着?左思右想,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大一统的观念深入到每一个中华人的心底里,如一剂毒药,散发在每一个中国人的血脉细胞之中。不可能有别的思路,这国人也就不可能有别的出路了。可以说,中国人都被大一统的这个傻给逼住了。傻逼都是自古以来的。

  汉朝的灭亡其实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最具伟大意义的事情,它标志着一种帝国政治体制的失败。然而后世的中国人似乎并没有从这个失败中吸取教训,也没有设计出来另一个更具智慧的新的政治模式。此后的中国历代王朝继续在这个中央集权的大一统的模式里做游戏,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是典型的二逼节奏,中国人始终走不出这个政治上的恶行循环。在每一个王朝的末期,各色人等出于各种原因,发动革命制造暴动,他们最后终于以仇恨为动力一鼓作气推翻了旧王朝之后,似乎没有人考虑过要更新一种政治模式,怎么样才能避免重蹈前朝覆辙。有作为的帝王所有的智慧就是怎么集权,怎么防人,怎么千秋万代,怎么万寿无疆。而天下臣民,所思考的是怎么奉上,怎么谄媚,怎么巧取,怎么豪夺。自上而下,人人都憋着一肚子坏水装模作样。

  其实,历史老人不是没有给中国人机会,每一个王朝的覆灭都是一个契机。上帝也从来没有抛弃这个族群,上帝的每一次到来,都是为了惩罚,这国人却浑然无知。因为中国人实在没有更高的智慧,找出一条新的出路,建立起一个完全不同于前朝的社会。这国的读书人根本就不知道人还有另外一种活法,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自由有尊严有幸福可言。当1840年英国人用坚船利炮打开了中国古老的大门,一次次地被狂扁被羞辱,这国的读书人也是羞愤有余,却不似进取。“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这种不伦不类的特色理论成为国策,只有二逼以名之,不如此真的对不起他祖宗十八代。

  大清朝在挣扎了半个多世纪之后,终于随着武昌城头的一声枪响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是这国人的厄运仅仅是刚刚开始。大清国的终结依然是仇恨的结果,辛亥革命的胜利其实是民族主义的胜利,一个异族统治的王朝被推翻了,但是亿万国人的脑袋并没有更新换代。中华儿女之中,不是没有仁人志士,不是没有英雄豪杰,不是没有智慧之人。但是,十万头颅十万血,换来一个假共和,十万革命先烈在中国微不足道,抵消不了漫山遍野数亿傻逼的负能量。在随后的岁月了,革命成为了这国人的主旋律,不断革命,继续革命,进行到底的革命,每一个中国人都跟亡命徒似的。革别人命的人终究是要被别人革掉性命,除了死亡,他们真的没有其它出路。死亡是这国人最后的胜利。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