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每个人都应当拥有生存的权利与自由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1月10日 08时40分  阅读:756 次  评论:2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 午后阳光

    给大家将一个故事,1935年美国大萧条时期,在纽约一个穷人区的法庭上,正审理一个案子。一位老太太因偷面包被告上法庭。 

    法官问她:“你偷面包是因为饥饿吗?”

    老太太说:“是的,我需要面包来喂养我那三个失去父母的孙子,他们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

    老太太此言,引起旁听席上一片低声议论。

    法官说:“虽然你很值得同情,但我必须秉公执法。你有两种选择,处10美元罚金或10天拘役!”

    老太太一脸痛苦:“法官大人,我愿接受处罚。如果我有10美元,就不会去偷面包了。如果选择拘役10天,那我三个小孙子谁来照顾啊?”

    这时,有人看不下去了,从旁听席上突然站起一个男人,直径走上前台给老太太深深鞠了一躬,说:“请你接受10美元的判决吧。”说着,他转身面向其他人,掏出10美元,摘下帽子放了进去,大声说:“各位,我是现任纽约市市长拉瓜地亚,现在,请诸位每人交50美分的罚金,这是为我们的冷漠付费,以处罚我们生活在一个要老祖母去偷面包来喂养孙子的城市。”

    片刻,旁听的所有人默默起立,每人都拿出了50美分,放到市长的帽子里,连法官也不例外。老太太看到这个场面,放声大哭起来.....

    如果一个人为了钱犯法,那这个人有罪!如果一个人为了面包犯法,那这个社会有罪!如果一个人为了尊严而犯法,那世人都有罪!

    什么是尊严?就是说人必须活的像人。不能像奴隶和牲畜那样生活,而作为一个人,首先就是生存权,这是人的最高权利之一。人到世间都有生存权,任何人无权剥夺。

    维克多.雨果在《悲惨世界》里一段话:“偷面包充饥的人应该再奖励他(她)面包!”大作家雨果一向是人权主义者,毕生追求“底层关怀”,在他的小说中无数次塑造生活窘迫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呼吁政府给他们生存的权力。就像《悲惨世界》中,男主冉阿让的遭遇。偷面包给快饿死的侄子吃,被抓,五年牢狱之刑,受尽折磨。

    今天之所以讲这个故事,是我最近看了一个新闻,天津一个老太太因为摆了一个气球射击摊,只为讨口饭,没想到还被抓,还被法官判了三年半的刑期。其中一个细节尤其让人心酸:在看守所,老太太预定了咸菜和蔬菜。她担心,如果不上诉,就会去监狱服刑,那么之前预订的咸菜和蔬菜就要浪费了。她有点舍不得,觉得已经订了菜,万一自己离开看守所去了监狱,就吃不上了....老太太最担心咸菜过期,犹豫上不上诉,人活的这么卑微了都不给一线生机,我在想,法律的意义何在?难道只是为了欺负穷人用的?

    老太太这个气球摊,常常要在夜里12点以后才收工。这么辛苦,每个月还要给不知道啥部门交500元管理费。那么问题来了,老太太如果有罪,那些收取老太太摊位管理费的人或单位,你们算不算知法犯法呢?法律的良心在于:要尊敬老太的营生是自食其力,老太做的是传统的街边摊位游戏。如果这样都判刑,说明谁都有罪。
    
    记得以前看过一个美国新闻,美国的纽约市到现在也是管理混乱,当时就有议员提出,对纽约一直允许的占道经营加以“有条件”限制,结果被大部分议员否决,理由是,取缔占道经营将使一部分“新移民”、“小生意从业者”的生存权利受到伤害。目前,纽约有超过1.2万名有执照的街头小贩,86%都是外来移民,其中人数第二多是来自中国的小商贩。
    
    我们生活的这个城市,既是你的,也是我的,当然也是车站、广场那些卖食品等的小商贩们的。每个人都应当拥有生存的权利与自由,就象鱼有权利在水里畅游,鸟有权利在空中飞翔一样。穷人和富人一样交各种税。所以,没有让每一个在这个城市的人体面地活着,就已经是一种遗憾了,请那些活得好的人能够享受城市的灯光异彩的同时,也要给苟活者以苟活的权利。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