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2016年最好看的电影:血战钢锯岭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7年01月03日 01时43分  阅读:1697 次  评论:1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午后阳光

    《血战钢锯岭》是过去的一年我看过的最棒的电影,这部影片非常特别,我从未见过一部战争片可以将宗教信仰阐释地如此纯粹。太久没有看过这样洋溢着精神力量的电影,作为今年豆瓣评分最高的电影,《血战钢锯岭》当之无愧,它讲述了一个信仰加持下的大无畏故事。

    作为一部战争片,《血战钢锯岭》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描绘如地狱一般的太平洋战场,但是我们却从医疗兵戴斯蒙德·道斯身上看到了神的光芒,以及无处不在关于生的希望。他不带武器在冲绳战役中徒手救下75位战友的传奇故事,是世界战争史上的一个奇迹。

    作为一名基督徒,道斯从一开始参军,他的目的就不是杀人,而是救人,这的确是军营里的异类。很小的时候,他因为打架重伤兄弟,从而开悟并意识到暴力的可怕,而基督教让他重新认识自己。拯救自己以及他人,始终是宗教的终极奥义之一。

    因为拒绝拿起枪支,道斯在军营里被排挤,被殴打,被嘲笑,但他却没有以眼还眼以牙还牙。道斯不是懦弱和胆小,他知道自己肩负着神的使命,他就是要用自己的方式,践行一个教徒应该去做的事情。

    在战场上救下那些把自己打得鼻青脸肿的战友,就是对偏见最好的报复。用我们中国人的话来说,这叫以德报怨。

    在枪林弹雨中没有被仇恨的火焰引燃,只是向上帝祈祷去救更多的人,其中包括日本人,这是一种纯粹的圣徒精神。这种圣徒精神,超越了胜负,超越了生死,超越了对错,这是信仰对生命的终极关照。

    他的体格是战友中最瘦弱的那类人,他没有举枪向日本人的胸膛射击,在战场上他却展示出最强大的一种力量。如果我们要探讨力量,尤其是生死一线间就会逆转的战场,那就要进行行为动机的探讨,战士们为什么要去杀人?

    战争肯定避免不了杀人,这是最残忍的分出胜负的方式。对于杀人的理解,道斯的上级和战友没错;战争中可以营救很多人,道斯本身也没错,这两类人看世界的角度不同罢了。但是在坚定不移眼球充血的大多数战友面前,道斯就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异类。所以他挨揍、被侮辱和讥笑,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在道斯有没有罪,以及能不能上战场这件事情,最终还是通过世俗中的人情关系来得以解决,最终战友们重新认识了他,认知到自己的狭隘和自私。这件事情的另一个闪光点在于,道斯至少得到了上战场的机会,这个异类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基本权利。

    导演尽管在阐释宗教信仰神圣不可侵犯方面不遗余力,尽管电影里的道斯努力地解释自己的想法,但他没有盲目夸大化宗教的力量,而是尊重真正的历史事实,最终还是父亲出面帮他化解牢狱危机,最终得以走上战场。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真实的故事比电影还要精彩,我们从中还可以看到美国精神——那就是在宗教框架内的价值观固然伟大,但社会层面的反思是必不可少的。美国就是一群受迫害的英国清教徒,用反思精神建立的国家,这个国家的精神内核之一就是允许异类的存在,哪怕他跟大多数人是不一样的,这又是宗教之外衍生出来的力量。

    没有反思能力的社会,它的宗教力量是可怕的,比如如今肆虐全球的恐怖袭击,到底是谁披着什么外衣在干这种勾当,大家心里都明白。尽管道斯是一个坚定的信徒,但他没有为了实现自己要做的事情而去伤害他人,他还在战场上救助过日本人。
    
    基督教是一个被文明催化而来的宗教,但从未失去其价值观的根本立场——正义与邪恶、光明与黑暗,善良与恶毒,必须泾渭分明。能够支撑这种价值观的,就是内心的力量。

    基督教的纯粹就在于,它用明确的信念去感召所有的人,所以它在西方生根发芽,这同喜欢中庸之道的东方人的确不同。西方人的骨子里不惧怕竞争,他们对看不惯的人,不会用春秋笔法骂你,不会用段子贬损你,而是戴上拳套教你做人。  

    西方人骨子里有着潜在的侵略性,基督教是教化他们最好的方式。无论基督教利用文明实现多华丽的转身,西方人骨子里的食肉动物本色一直都在,这一点黄种人的确自叹弗如。不妥协、不让步,不屈服,这是基督教徒的信仰,而基督教精神也逐渐成了美国人的国民精神。

    宗教的意义在于,警示和教化狂妄的人性,如果一个人没有宗教信仰,就没有任何敬畏之心,普天之下唯我独尊,那他就很难管理好自己的内心,这种人力量越大越贻害无穷。如果这种人成为政界的狂人,那就是一个国家,乃至这个星球的灾难。

    能拍出《血战钢锯岭》的人,他一定是一个虔诚的教徒,导演梅尔·吉布森就是这样的人。2004年,他拍过一部叫《基督受难记》的片子,讲述耶稣被犹大出卖,继而被罗马人钉上十字架的典故。这样一部具有史实色彩的片子,注定不会有太高的票房,但作为一个教徒,梅尔·吉布森只想遵从自己内心的呼唤。

    很多人喜欢拿李安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跟《血战钢锯岭》比,事实上的确没有可比性,在票房上后者对前者几乎是碾压式的,梅尔·吉布森更懂美国人。我很喜欢李安的片子,但这部片子没有get到美国人的G点,西方人骨子里面还是爱恨分明的,李安的片子有些纠结,有些温吞水了。

    什么人拍什么样的片子,你可以通过这两部片子,看到两个精神世界和价值观完全不同的导演。李安的片子还是有着深刻的东方哲学痕迹,一涉及到直面生死抉择,以及宗教信仰的层面,他就显得有点吃力了。李安终究是一个台湾人,没有基督教的文化土壤,再懂得美国人的外国人,他还是外国人。李安的特长在于拍摄人性的复杂,以及世俗的纠结,而不擅长展示力量的爆发。
    
    李安影片的故事都是虚拟的,但《血战钢锯岭》不一样,它和《萨利机长》一样,都来自于真实的故事,生动的现实主义题材。当这种现实主义题材跟宗教相结合,其爆发力就可想而知,美国人就喜欢这样力透纸背的作品。

    从某种程度上说,梅尔·吉布森之所以拍摄这部片子,他并不是要展示什么恢弘的美国版手撕鬼子的盛景,也不是要还原什么二战史实,而是以一个教徒的身份向另一个教徒致敬,这种致敬很容易唤醒同类们内心的认同感。

    如果不是真人真事,很多人真的以为这是编剧在家里杜撰出来的故事。对于没有宗教信仰,内心又缺乏力量的人,他们就算知道这是真人真事拍摄而成,还是会很难理解男主人公的所作所为,这简直太疯狂了,这完全不科学啊,他为什么要这么坚持?他是一根筋?偏执狂?他到底图什么?

    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作为一个基督徒,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荣耀上帝,尽最大可能去帮助那些困苦中的人。

    这就是信仰的力量,这种力量最迷人。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