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有一种人生是我们所不知道的人生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2月25日 22时30分  阅读:1019 次  评论:2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午后阳光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源自于一个女孩讲述的亲身经历,听到后让我感觉特别的震憾,因涉及到隐私,细节会有所处理,但百分之九十以上尊重主人公的叙述。 


  1、


  这个同学就叫她小忆吧。小忆是一个偏远小县城的女生,家里条件不怎么好,父母做点小生意勉强糊口,家里就她一个孩子。


  因为穷,在学校里就有点怯,不合群,连带着性格也越来越孤僻、古怪,没有一个好朋友。


  这种情况下,有一个女生突然主动接近她。这个女生跟她类型也差不多,暂且叫她春花吧,两个女孩就好上了。


  小忆开始天天跟在春花屁股后面玩儿。


  春花比较早熟,染发、吸烟,涂口红、喷香水,啥都来。和各种黄毛绿毛的社会青年交往。每天混迹于台球厅、旱冰场、网吧一类的地方。


  两人好了没多久,春花就退学了,但小忆依旧坚定地,做着她的跟班。


  并且内心为有这样“出众”的好朋友骄傲。


  有一天,春花又来学校找小忆,一起来的还有几个骑摩托的男人。


  邀小忆出去玩儿。


  小忆兴高彩烈地答应,在同学们羡慕的目光里,坐上摩托后座,来到一个陌生男人家。


  一进屋,看到十几个光膀子的男的在打扑克吸烟唠嗑,小忆觉得不对劲,但看到沙发上还坐着三个女孩在嗑瓜子,就硬着头皮坐下来。让她更不安的是,春花啥也没给她说,掉头就走了。她想着也许她可能出去有点事,等会就会来接她,但此后春花就一直没回来。


  两个多小时后,天有点黑了,也没人搭理小忆。她就站起来,想回家,结果被一个光膀子男的一把捞住说,给我老实呆着。小忆吓呆了,想哭,又不敢,只好又坐回沙发上。


  就这样默默地坐到晚上十二点多。突然有个男的喊她去坐在电脑摄像头前,和另一个男人视频。


  男的问,你看这个行不行,刚到的。


  视频里的男的打量着小忆说,行。


  很久后小忆才知道,视频里那个小鼻子小眼的男的,就是鸡头。


  而那年,她才十四岁。


  第二天,他们上路去另一个城市。五个男的,领着四个女孩。


  混熟了后小忆才知道,这三个女孩已经十多天没回家,拉过来的过程和她差不多。


  晚上,他们在小旅店要了一个房间住下。里面四张床。小忆被安排和一个叫秋哥的男的同睡。起初她怕得要死,好在秋哥并没有动她,只是用手抱着她,让她别跑。慢慢小忆放下心来,迷迷糊糊睡了。


  半夜,突然被一声尖叫惊醒。原来有个女孩想逃,开门时被发现,揪着头发拉了回来。


  灯被拉亮,两个男的对着那女生左右开弓地打,女孩不停地哭。旅店老板听到动静也跑来了。


  女孩一见老板,就大叫救命。殊不知这一声救命害惨了她。


  老板一看里面五个人高马大的汉子,立刻掉头就走,走前还赔小心让他们稍微声音小点,别吵着其他客人就行。


  等老板一走,女孩立刻被五个男的轮奸。


  小忆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小女孩,被五个男的轮了三个多小时,起初女孩还哭泣、挣扎,到后来渐渐没了声音,人也不动了。


  满床单的血。那鲜红的颜色在以后的很多年里,一直像一把刀,插在她心里。


  2、


  几个男的扬言,谁要再跑就跟这女孩一个样。


  但小忆明白过来,她必须跑,不然就算现在不被轮,以后也好不到哪去。


  很快又到了晚上。又是在另一个座城市的小旅店,九个人一个房。


  凌晨三四点的时候,小忆想这是他们睡的最熟的时候,就坐了起来。不料秋哥一下子也醒了,她急中生智赶紧装着迷糊的样子说,你陪我去厕所吧。秋哥嗯了一声。小忆便穿着宾馆的塑料拖鞋进了女厕,耳朵却竖着听外面的响动,直到听见秋哥好像趿拉着塑料拖鞋进了男厕。她赶紧把自己的拖鞋脱了,光着脚冲出厕所,一直跑到宾馆外面。

  
  边跑边哆嗦,边跑边头皮发麻。


  还好门口正有一辆出租车,她跳上去就让司机大哥赶紧开,然后在路上给他说了遭遇。司机人不错,热心地把她拉到公安公局。


  到了分局做完笔录,小忆才发现自己的裤子不知何时全尿湿了。


  那伙人后来还是没抓到,因为他们发现小忆不见了后立刻转移了。


  就这样在失踪三天三夜后,小忆回了家。


  父母这三天没吃没睡,眼睛红肿,面容憔悴,快要急疯了。见到她,一把抱住,痛哭。


  但所有人都以为噩梦就这样过去了,父母去撤了案,小忆也开始准备重新上学。


  这时,春花突然出现在家门口。


  小忆震惊,心里说你怎么还敢来找我?


  但春花好像没事儿似的,解释说那天她有点事,忙完回来,才发现小忆走了。


  小忆也不想和她废话,就说知道了,你走吧。


  但此后,春花居然每天来找小忆,让她跟她出去玩。不论小忆怎么拒绝,她都照约不误。


  小忆到底脸皮薄,被找烦了,有一天便带点赌气的意思说,行,你说去哪吧。


  春花说,网吧。


  小忆想网吧人多,不会有啥事。便跟着去了,结果一进去就看到了秋哥,她吓得转身就跑。但已经晚了,秋哥一把抓住她,把她拽进了面包车。


  中间小忆也有喊救命,但秋哥说,咋了媳妇还生我气呢,行了别闹了,跟老公回家。结果大家都以为是小两口吵架。


  上了车,小忆便被秋哥连扇了十几个嘴巴,又骂了一堆不堪入耳的话。


  小忆头晕眼花,耳朵轰轰直响。


  再后来她被带到一个房间,又见到了那三个女孩。


  几天后,她们被送到另一座城市的一个宾馆。交接时,领她们来的人对宾馆经理交代,小忆和另一个女孩是处女,还有两个不是。


  就在那个宾馆,当晚,一个三十多岁的陌生男人,粗暴地占有了十四岁的小忆。


  害怕、屈辱、疼痛、绝望……世界瞬间崩塌,青春支离破碎。


  事后经理给了小忆一千块钱。第二天,下体仍在剧痛中的小忆,又被安排接了第二个男人,这次得到了二百块。


  再后来,她由一天接两个发展到五六个,多的时候十多个。有时候疼的连床都下不了,路都走不动,还是不让休息。


  这时候她的价格已变成“公价”,一次五十块。


  也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在攒了一万多块钱时,小忆让经理陪她去银行存钱。她偷偷在每张钱上都写上家里的电话,请好心人如果看到帮她打电话告诉父母,他们的女儿还活着。


  孱弱的,却又是灼热的,祈盼和希望。


  再后来小忆又想出新办法,开始演“风尘女爱上带头大哥”。每天对经理各种讨好,给他买烟,给他按摩,给他洗衣服洗袜子洗内裤……两个多月下来,慢慢地对方对她松懈了,信任了,偶尔她去超市买个烟啊零食啊,他也不跟着了。这期间,小忆开始研究路线,随时准备逃跑。


  有一天下雨,小忆对经理说想吃牛肉面,让他陪着去,经理说这大雨天的吃啥,从兜里掏了二十块钱让她自己去。


  她知道机会来了,假装失望地问要不要给他带一碗,他说好。


  转过头,小忆就打车去了银行,把钱全部取出来。因为钱是用经理的身份证存的,如果不取出来恐怕以后对方挂失。


  然后坐上客车。十多个小时候后,她到了家。


  看着她,妈妈激动得说不出话,爸爸站在原地像石化了。小忆只觉得所有的委屈、心酸、疼痛,全都在那个瞬间爆发。她把钱扔到地上,抱住爸妈哭得声嘶力竭。


  像玩具被打碎的孩子失而复得。


  有安慰,欢喜,也有后悔、后怕。
  

  爸爸说,我跟你妈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呢。小忆说,我再也不出去了,我们搬家,我天天陪着你们不出门。


  3、


  没有人问小忆的钱是哪来的。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那伤口,于是都尽量不碰触。


  几天后小忆发现,爸妈总是大把吃药,因为他们在她失踪的这些日子,因为长年奔波寻找、情绪极度焦虑,患上了严重的心脑血管病以及高血压。


  小忆让爸妈把钱拿着治病,但他们不肯:你挣这些不容易,自己留着吧。


  仍然谨慎地绕过了那伤口,小忆却一下子哭得不能自已,她欠他们太多,这辈子也还不清了。


  她惟一可以回报的,只能是自食其力、清清白白地生活,不让爸妈再操心。


  他们搬了家,小忆在新家附近的服装店做店员。可一个月六百多的工资,连爸妈吃药都不够。她只好辞了职,读了个美容学校,准备吃手艺饭。


  但家里本来就穷,搬家又欠了一屁股债,爸妈还要吃药,经济上只出不进肯定不行啊。一着急,小忆居然又想到了老本行。


  过去的经历对她的摧毁不止是身体。还有精神。


  在过惯了那种睡睡就来钱的日子后,她已经无法适应大部分又累又不来钱的生存方式了。


  她是一块被染了色的白布,适应了笼养的鸟,再也无法重回以前。


  她去ktv当了小姐。一次二百,过夜五百。


  就这样学了一年手艺,做了一年小姐。


  对父母不敢说真话,只能撒谎,说在酒吧兼职卖啤酒。


  一年后小忆毕了业,可她已经完全不想去美容店做事,于是继续在KTV混。直到有一天,遇到一个老头。


  六十来岁,看起来有些土气。


  他问她,你这么年轻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混?


  她说假话,我不想在这混,但没地方要我啊。


  老头说,你去我厂里吧。


  小忆以为老头只是说说,没想到第二天他真的打电话来,让她过去看看。是一家规模不大也不小的电子厂,她如果愿意去就负责做接待员,工资三千,兼陪老头四千。


  这样的收入,即使对比小忆做小姐的收入,也算不错了。而且轻松体面,不担任何风险。


  小忆答应了。


  小忆和老头在一起两年。现在她更乐意把他称为,她的第一个男朋友。


  因为在她年轻却动荡的人生里,只有他,给过她真心实意的男女之爱。


  给她买衣服首饰。带她旅游。在她开心时陪她笑,难受时为她开解。


  她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出海,第一次出国。都是跟着他。


  更重要的,两年后,他又提出送她去读大学。


  是一所区别于以前那个美容学校的,虽然交钱就可以进、但从规模到师资都相对正规的大学。


  他亲自带她去交学费,毫不犹豫地把一万多块递给老师,谎称她是他的孩子。


  她挽着他的手臂,在九月灿烂的阳光里偷笑。


  大学四年一晃即逝。毕业那天,小忆前去和老头庆祝。老头说的第一句话和最后一句话都是,以后你别来找我,不然你永远都跟过去脱离不了关系,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以后的路,全靠你自己走。


  她抱着他,哭了整整一晚,她以为他们之间只是交易,但这时候,她知道不仅如此。


  他贪恋她,却也在拯救她。他是嫖客,却也是恩人。他对她有肉欲,却也有情意。


  人生有多么曲折,人性就有多么复杂。


  如今的小忆已经凭借大学所学专业,做起了外贸生意,收入不错。并且嫁人生子,感情也算圆满。


  她特别给我提起那个改变了她一生、也让她恨了半辈子的春花,这个春花一直没有收手,到现在仍然在风月场里打滚。就在前不久,还因为和场子里的人扯皮,被仇家揪出去打得皮开肉绽。据说春花也想过从良,但她不像小忆这样有起点、有专业,又无法甘于普通的上班生活,已经完全回不了头。


  而在听小忆说这段时,我一直在想,如果她不遇到这个老头,会怎么样?也许不见得能比春花好。歧路后的苦难是一种必然,幸福却只是偶然的花朵。从这点来说,小忆算是幸运的吧。


  最后,也许有同学要问我,你想通过这个故事说什么?坦白说,我也不知道,因为可以表达的太多了。比如年少时不要滥交朋友,不要盲目轻信;比如父母要培养孩子最基本的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比如只要心存希望人生便永不绝望;比如不干净的关系也能养育干净的感情……


  但最后,我其实最想说的一句话是:有一种人生是我们所不知道的人生。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