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中国没有真正的刁民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2月21日 01时30分  阅读:968 次  评论:0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午后阳光

    一、
    两千年独尊儒术,阉割了中国人的思想。故秦汉以降,中国再无伟大的思想家。在今人看来,古人愚昧可笑,那怕儒学无比正确,也不能完全不让其它思想并存吧?但愚昧的何止古人。在关乎十三亿命运的大会上,代表们几乎除了鼓掌感动,就是感动鼓掌,这种附和与绝对服从,与帝王专制时的臣子接圣旨有毛区别?


    二、
    一个国家是否进入现代文明,要看这国到底是权治还是法治?区别在于,是权力大于法律,还是权力的行使必须在法律的框架内。如果法官判案要听书记的;如果领导的一句话可以限制任何一个普通公民的自由;如果还吹奉某个组织代表绝对真理;如果官员的任命还是上级官员说了算……毫无疑问,这仍是一个权治、甚至是人治的国家。


    三、
    有句话说:“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为什么?因为历史的事实告诉我们,当流氓走头无路时,当流氓有不可告人之目的时,当流氓肆无忌惮地作恶时,爱国主义这杆破旗往往就会被树立起来迎风飘扬。有朴素的爱国情怀这本身没有错;但在一个信息流通受阻的社会里,在一个表达被极度压制的环境中,即便朴素的爱国情怀,最后也只能沦为流氓们裹携私货的帮凶。


    四、
    别以为今天你人模狗样的就是有尊严了;别以为那些看似高大上的有钱人就真的有尊严了;在权力不受制约的国家,身边环境相对自由的港商有时候都憋屈,况乎你。在权力掌控一切资源的国家,能把生意做大,不与官方勾肩搭背互诉衷肠可能吗?说白了,法治缺失,再大的商人也难逃跪舔权力的痔疮乞食的命运。


    五、
    互联网时代,很多历史真相渐渐呈现,官媒虽垄断话语权,却无法如之前那般随意掩盖真相了,这完全得益于信息技术的发展。长期被愚弄,这个民族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到正常的思维。在二B眼里,只要是我国的就肯定是好的,只要高喊爱国就是绝对正确的,只要一扯到国家层面就是无比高尚的。而能够独立思考,并对前面三条有所置疑的人士,全都成了汉奸卖国贼。


    六、
    当今中国社会,别看公德沦丧,唯利是图,尔虞我诈,世风日下。别看人与人之间装B摆谱,情如纸薄,心狠手辣,睚眦必报。这些看似彪捍的表象下,隐藏着的却是一个脆弱的互害社会,而这种互害仅仅是针对个人而己。一旦面对公权力,又立马卑躬屈膝,奴性十足。中国没有真正的刁民,有的只是一群群互相伤害的奴才。


    七、
    我们的传统文化一直强调仁义道德,但伪君子几乎比任何一个民族都多,原因何在?因为按传统文化里对君子的定义及要求,一个正常人不太可能做得到。可我们又不能明目张胆地反传统,就只能当伪君子喽。一个社会过份地强调道德,结果往往是遍地伪善,谁让臣妾实在做不到呢,可臣妾也和你们一样,又不愿意承认自己缺德,所以大家就一起装下去呗!


    八、
    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否则人类就进入灾难之门。这话出自三百多年前英国哲学家约翰·洛克之笔。作为分权理论的奠基者,洛克认为国家的立法权与行政权必须分治。后来孟德斯鸠在此理论基础上完善了“三权分立说”。至今,“三权分立”等社会政治理论已经在全世界一百多个民主法治国家中完成制度实践。其实制度就是工具,有人造出好的工具,我们拿过来用就是了,但可悲的是,某些国家仍然死硬到底,非要“摸着石头过河”。他们难道不知道别人的工具好用吗?不是,他们只是不肯放下手中的权力罢了。


    九、
    都认同生命最宝贵,但我们实质上更多是指自己的生命。如果我们崇尚民族主义、沙文主义,那我们似乎并没有资格去谴责日本人的靖国神社,因为那就是日本的民族主义。如果我们承认生命无价,那么,种族主义、民族主义就是伪命题,因为别人的生命同样宝贵,别的民族也同样有尊严。现代政治,尊重人的生命、关心人的福祉、保障人的权利是基础,否则谈主权或民族尊严并无实质意义。


    十、
    很多时候,对牛弹琴的荒谬之处在于弹琴的那个人,而不是听不懂琴声的那头牛。以前看到不学无术偏又狂妄自大者转发一些二B言论的时候,总有一种想要纠正他的冲动。现在细想来,真正荒唐且需要纠正的人应该是我自己。毕竟,一个人有权知道真相,自然也有权愚昧,有权愚蠢,这也是人的自由之一,谁都无权干涉他人向往愚昧的自由。


    十一、
    念经、礼佛、行善,本为修持、悟道、结善缘以求超脱。但很多人以为,供上佛像、烧上香、再撒钱给寺庙捐功德,如此一来,便可以得到佛的庇护,哪怕他一直干着伤天害理的事,佛也会保佑他……我想对这种人说:你真敢拿佛当马仔!你竟敢拿佛当马仔!你怎么敢拿佛当马仔?


    十二、
    村长长期以来一直奴役欺压村民。每每某些村民对他产生怀疑,并要站出来反对他时,村长立马通过他管控的村广播室,向全村不分时段播出“邻村要来灭我村,我们必须团结一致对外”等言论。于是乎,为了对抗邻村,村民们又一次团结在村长的周围。这时候,如果你还要揭露村长的丑恶嘴脸,全村人肯定把你当“村奸”。所以最符合村长利益的是,让全体村民都认为村外有敌人,没有也得造几个出来。


    十三、
    远古时期的某天,猎人外出打猎,经过整天拔涉,傍晚时他终于猎杀了一头鹿。猎人背着鹿往家赶,家里有他的女人孩子,鹿肉是他家半个月的口粮,否则全家可能饿死。从制造弓箭到翻山越岭,猎人已付出艰辛的劳作,这头鹿理应归他所有,这就是私有财产的起源。我想说的是,若私有财产无保障,在任何时候都等同于谋财害命。


    十四、
    面对罪恶,有能力制止却袖手旁观者,能喊话呵斥却缄默不语者。觉得自己是老实人不愿惹事也就罢了,总不能要求人人都能见义勇为。可当有人挺身而出时,老实人里头往往出现一些自以为精明者,他们在心里嘲笑别人多管闲事。我们不防设想一下,如果某天,精明者也遭到了恶人的侵害,不知他们是否还会嘲笑那些爱管闲事的“别人”呢?


    十五、
    “我的一切财产都交给党。党不存在了就交给国家;国家也不存在了,那我就没有交待的必要了…” 这是一份遗嘱,写得很朴实,很真诚,很感人。立嘱者活着的时候生活很朴素,为了理想奋斗一生。可就是他,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巨大灾难。这说明,一个领导人生活是否朴素、朴实,与他的作为没有半毛关系。他叫希特勒。


    十六、
奴性弥漫的社会,统治思维却偏偏深入一些人的骨髓,不知自由与平等为何物,尊严被践踏就成了常态。奴才当惯了的人,一旦翻了身,手中握有那么一点权力的话,必定反过来变本加厉奴役、摧折他人。


    十七、
    你可以心无旁骛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可以不发声,可以不抵抗,但请不要麻木,不要对不公视而不见。特别是,请不要嘲讽那些为个体生命的自由平等而抗争的人;不要蔑视那些为了社会公平而坚持发声的人;因为他们争取的是每一个人的权益,当然也包括你自己的权益。他们不顾个人安危的抗争,是社会一点点进步的动力,他们理应得到尊重。


    十八、
    有些时候,突然离开了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熟悉的生活模式,你会发现,所有熟悉的一切,只是一种习惯;甚至所有的习惯,只是熟悉了的陌生。原来,赤裸裸地面对自己,赤裸裸地走进自我,想一想,自己失去了什么?得到了什么?追逐着什么?其实并不容易。生活,有时候需要一小会的离开、一点点的失落。


    十九、
专制极权最大的恶,并不仅仅是系统地使用暴力,以达到其毒菜统治目的那么简单;而是这个系统本身的运行,能够撩拨所有社会成员内心深处的恶,最终锻造出一个互害的社会。


    二十、
    有一这么群人,每每面对社会问题时,他们总是心怀感恩、面带微笑。城管踩人他们感恩微笑;流血强拆他们感恩微笑;毒食泛滥他们感恩微笑;雾霾来了他们感恩微笑;儿童注射的疫苗出了问题,他们一如既往地微笑……总之,问题来了,他们已习惯以一颗感恩的心从自身找原因;一切问题便成了于丹大妈常谈的心态问题。心态问题那就是个人问题,个人问题当然就木有问题了。


    二十一、
    有一句简单、实在又深含人生哲理的话是这么说的:“一切事情都应该以自我为原点出发,再伟大的事业,都不值得牺牲亲情及友情去追求;此生,顶多无所得,但至少无所失。”这话让我想起那个美国建筑工人,他在一次活动中获得与奥巴马共进午餐的机会,当他得知午餐的时间安排在星期天时,他拒绝了;在电话中,他对奥巴马说:“总统先生,很抱歉!我答应周日陪孩子上游乐园,不能与你共进午餐了。”我们一直被所谓的梦想与未来忽悠着,以至于我们失去了太多与亲人好友相守、相聚的机会,而人生短短几十年,只有爱一直在延续,活在当下才是硬道理。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