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浏览
拒给孕妇让座:拿“义务”说事,是文明的倒退
分类:时评  权限:公开  发表:2016年10月30日 21时56分  阅读:1052 次  评论:2 条     转载到我的博客

 

    文/马进彪

 

    26日早,南京地铁一号线出现故障。在人满为患的车厢内,有乘客见一名39周孕妇没有座位,便请一位坐在“老弱病残孕”座位上的男青年让座。男子拒绝,称自己没有义务让座。面对周围乘客多次劝说,男子拒不理睬,最后干脆装睡。(环球网10月27日)

 

 

    这名男青年心理承受能力极强,在周围乘客的愤愤指责下,仍能“安然入睡”,不知他在梦中是否也能将自己梦成了“老弱病残孕”。专座专用,这虽然不是法律的强制,但却是文明社会的共识。一位孕妇就站在自己身边,既使没有这样的专座,也应当受到就近者的关照。但这位男青年置若罔闻,不知道是屁股决定了脑袋,还是脑袋决定了屁股,更不知道社会文明的共识,为何对他起不到任何作用。

 

    客观地说,在快节奏的社会里,年轻人也有感到疲惫不堪时候,他们在车上也需要一定的小憩,这无全可以理解。但是在车上,专座专用也是考验个人素养的最低分数线,如果说身边确实没有“老弱病残孕”人员,那年轻人座在上面也未尝不可。而且,新闻也曾报道过这样的事:一位坐在专座上的老人,看到身边的年轻人非常疲惫,就主动让出座来,但年轻人没有坐,争让中老人说,年轻人也不容易,回家好好休息吧。

 

    由此可以看出,社会文明并不能以是不是义务来衡量,更不能以义务二字作为该不该让座的论点。在车上,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与相互关照,就应当是人类社会本能的一部分,它的衡量起点,在于发自内心的人性化对比,也就是一种在心理上完成的角色对换,而这种在心理完成的对比与对换,也关不是谁规定的,而是一种人类在进化中得到的积淀,它的本源来自于人类共同对自己体能极限的化解。因而,在车上让个座,就是最古老最实在的文明方式。

 

    这个男青年心理承受能力极强,在周围乘客的愤愤指责下,说出了“没有义务让座”的话,并能“安然入睡”。这说明,在现代社会中,很多人已将“义务”二字用滥了,甚至当成了拒绝文明或指责文明的挡箭牌,动辄就以义务二字来划分该与不该。诚然,在社会共同生活中,必须要有义务的概念,因为那是一个恒定的基本坐标。但是,在日常生活的小事上,如果处处都用“义务”二字来当作行为的出发点,那么,这个社会就会变成一个冷酷无情的社会。

 

    这个男青年说出了“没有义务让座”这样的话,并且说得那样的底气十足,这说明,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义务与文明已被个别人割裂开来,义务成了他们衡量一切日常小事的分界点,而更广泛的相互理解与相互关照的社会文明本质,却像这位拒绝给孕妇让座的男青年那样“安然入睡”了。因此,在社会共同生活中,尤其是面对老弱病残孕弱势群体时,谁都不应过分强调自己的权利,因为,每个人都会不可避免地生活在岁月的年轮中,今天老弱病残孕的状态,将来都会无一例外地发生在自己或家人的身上。

 

标签(Tags):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悄悄话 (登陆系统后才能使用悄悄话功能,您可以 登陆系统免费注册 成为会员)
点击此处开始发表...